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Vol 22 . COP26回顾:1.5℃目标离我们更近了吗?
REEI 2021/11/17

《能源评论2021》系类音频节目


赵昂:
大家好,我是磐之石的赵昂。欢迎收听本期能源评论的特别节目。


林佳乔:
大家好,我是磐之石的林佳乔。这期节目为什么特别?因为我们是一个总结性的节目,而且是在周三会播出。


赵昂:
对,我们也是讨论在周六刚刚结束的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大会第26次缔约方大会主要带来的一些对于气候政策的影响。所以我想今天就是我们上一期节目的基础上,我们上期节目刚刚在周五播出,所以今天跟着大会结束,正在热烈讨论的影响,我们也来谈一谈我们的观察和分析。


林佳乔:
首先我问赵昂一个问题,就是谈判的结果,尤其是这次COP26的主要成果,如果让你给打一个分的话,你打多少分?


赵昂:
这个问题比较难,但是我尝试一下。100分制的话,我可以打一个70~80分,因为你问到大会的成果,其实大会成果给我一个比较明显的感受是说它分两部分,一部分就是最终签的格拉斯哥协议里面体现出的成果,还有一个是大会会议期间不同的利益相关群体、不同的国家,针对不同的议题所签的一些承诺,这些承诺不是所有缔约方、政府代表都同意的,但是是有很多国家是在不同的承诺当中都签字了,所以这个成果其实是从我看来是往年的谈判当中更明显的一个产出。这是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我才给这次大会的产出给一个相对比较高的分。当然我们待会会细谈,包括温升控制的共识,包括国家自主排放贡献的盘点的时间长短、还有资金、还有减缓方面,细节的话我们待会再谈,我不知道佳乔你要不要给一个你的评价,你给多少分?


林佳乔:
我应该就不打分了,我还是说一下我的一个评价。其实是跟我的预期来讲的话,因为要选一个基准你才能比较,才能去打分。其实我在开会之前的话,对这次会的一个预期没有那么高,然后谈判的结果来讲的话,也算是在我的这种认知范围之内。但是其中有一些亮点我不得不承认,比如说在煤炭的态度,还有我们上周可能在做节目的时候也提到了对甲烷的重视程度,这些的话我觉得还是亮点的。比如说你1.5度的共识,这个应该也不是什么特别新鲜的话题了,巴黎协定中已经说了,奔着1.5度使劲,这次的话谈成1.5度,大家达成共识,我觉得是个顺理成章的一个事情。

资金的话也是,资金的话从哥本哈根时代就已经在说1000亿美元这样的一个气候资金援助,虽然过程中的话援助的金额是比较不尽如人意。这次写进来,然后让它变的得到大家的这种认可和必须采取更加紧迫的这种援助力度,我觉得这个还是亮点,但是没有超出我的预期。我下边就想问一下赵昂,你打了还比较高的一个分数,对这次COP的一个表现,你刚才也提到了一些主要的方面是你打分的一个依据,你能不能展开说一下?


赵昂:
好的,我想先从这个协议来看,协议里面体现的比较清楚的就是这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温升控制的共识,因为其实从15年的巴黎协定提到的我们是目标是2℃控制,但是2℃的控制对于很多在气候影响下的这种脆弱国家、小岛屿国家来讲,根据科学研究、根据这个模型分析,他们认为2℃几乎是宣布死刑。对于国家的生存来讲,所以我们看到一些媒体报道,一些小岛屿国家的国家领导人发言还是令人感到震惊,所以用这样的一个词汇来去形容,2℃对他们来讲是不可接受的,所以说白了只能有1.5℃了。


林佳乔:
对,我还记得应该是巴巴多斯,它的总理,我是听广播的时候听到的,当时我就也觉得非常的触动,他其实就在直接说出Death Sentence就宣判死刑的时候,我还是身上震了一下,因为确实是这样的对吧。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国家还好,但是对于小岛屿国家来讲的话,确实是这个岛屿可能以后都不存在了。比如说土巴鲁的外交部长,我记得他是在水里边,就齐膝盖深的水里边,然后发表了一个演讲,在11月5号的时候。我记得他其实就在说,我现在这个情况可能以后会发生的,而且我们国家就这么几个岛,可能在本世纪末之前,我这几个岛全都淹没在水里了。


赵昂:
对,我想在气候变化谈判当中,面对这些最脆弱国家的声音,这次能够达成一个1.5摄氏度的共识,这还是不容易的。当然刚才我们一再提到会议的之前的筹备,包括今年4月份的地球峰会,各国纷纷拿出到本世纪中叶2050年碳中和或者到2030年实现减排大概50%,在不同的时间尺度上,一个是1990年对于欧盟来讲,对于美国的话可能2005年,对于其它的发达国家可能不同的年份。但总之来讲,到2030年要温室气体排放降低50%这样一个情况都纷纷拿出来,给这次开会营造了非常强的这种氛围。包括去年也有欧盟和中国,还有日本、韩国也纷纷提出来出本世纪中叶的碳中和,我觉得这些都指向一个不能接受2℃,因为2℃是5年前的一个共识。你要往前谈,要谈的更有进步一定得往下降对吧,所以这是一个我认为温升控制共识1.5摄氏度的一个重要的成果。


林佳乔:
是的,我记得我们上次在解读的时候,虽然我觉得是在我预期之内,但是我们上周跟赵昂在聊的时候就聊到了说IEA发了个报告,说现在的谈判进展把这些pleges、这些NDC都加在一起的话,可能已经实现本世纪温升控制在1.8度都有望了,所以当时我们两个其实还是蛮激动的我记得。


赵昂:
没错,你要回想起来那个时间点,就是我们正好在录音的时候看到的这样一个新闻,也是上上周五IEA的总署署长,那么他来发表的一个署名文章。提到按照目前的承诺,其实可以预计温升可以逼近1.5,这一点当然是振奋人心的,当然这个前提是所有现在的承诺可以如实实现,而当然我们也看到很多承诺,待会我们再细细展开的时候也发现它是带有很强的条件性的,不是说说能达到就能达到,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或者是低收入国家的承诺来讲,尤其是这样。


林佳乔:
是的,一会我们再展开说,就是IEA本身的这1.8摄氏度怎么去得到的,也是非常多的假设。路径的话怎么去选择对吧,还有一些这种技术条件的选择,我们等一下再说。我先提议我们再说一下这种NDC的盘点,因为这是很重要的,而且是有一个比较大的转变。


赵昂:
按照巴黎协定里面的规定是说各国应该在自己各国国家情况的条件下,尽可能的提高自己的减排雄心,而且要求是每5年向联合国申报它的雄心的具体的计划。到开会之前各国也是在按照2015年所设定的规矩是分别提交了 NDC目标。但是这次谈判一个重点是说照着这样一个节奏,我们到2030年也剩下不到10年的时间,我们每5年盘点一次的话,这个实在是太漫长了,所以各国就觉得说盘点应该加快,所以由5年的盘点的周期变成到明年年底,开下一次COP27在埃及要开,这一次会议之前大家还需要更新NDC,所以这个是加快了或者是提升了申报各国气候变化应对雄心的节奏,我相信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制安排。

因为从巴黎协定履行的第一个周期来看,各国纷纷这个提升雄心都给别的国家或者同类型的同样排放量的国家经济体的国家都带来压力,而这个压力互相传递循环,都会对全球应对带来好处。无论你是怎么承诺,最终要落实的一个硬约束就是你的资金是否到位。无论是说能力强的国家它的减排减缓能力资金能够到位,还是说能力差的或者是低收入国家能不能拿到发达国家的足够的资金支持,这个是相当关键的。从这一点来讲的话,这次谈判也是有很多值得提到的点,比如说1000亿美元这样的一个说法。那我们知道虽然到2020年的时候,这个额度还没有达到,但是800亿美元左右。发展中国家一定是有不满意的地方,当然有疫情的关系,有经济的关系,发达国家可能也有一肚子苦水,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谈判是重申了1000亿美元的这种必要性和紧迫性,同时也鼓励发达国家能够把额度提升,特别是在分配资金方面,也更倾向于给这些更脆弱的这种小岛屿国家提升它的适应能力,所以这一点来讲我觉得也是值得补充的。

另外还重要的一点是说资金当中除了政府的角色以外,非政府的角色,比如商业或者是非国家政府它也在努力,比如说有一些金融的企业或者是发展银行也在成立一些资金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去实现一些对于气候应对资金的这种巨大缺口。


林佳乔:
我在这再补充一下我看到一些信息。在开会之前其实就已经是有一些这种比如说UNFCCC它自身的报告,就这个差距到底有多大,这个差距其实非常大的,是现在1000亿的几十倍这样的一个规模,但这个有点渲染它的这种紧迫性的一个嫌疑了,我就不去评论了。

但我想评论的是什么?之前其实是资金承诺完成的还是相当差的,虽然最后是在19年是增加到了800亿,但这800亿的话你看里边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分布的情况。我也看了一下,多边的话是占了大概3/4,然后双边的这种一对一帮扶的这种大概是占了1/3,剩下的话就是私营部门,私营部门的话其实这个比例还是蛮小的。所以我们在看格拉斯哥气候协议,我们叫它协议,”Pact“我们翻成”协议“。这个协议中我们其实能看到它是用很多语言在去强调说必须要去做,应该怎么去做,然后也鼓励说有条件的这种比如说像发展中国家,它除了这种发达国家之外,它也提到了其它的国家如果想要自愿的拿出资金来的话也是欢迎的,就有这样的一些措辞,这是我看到的。


赵昂:
是的,我想目前能承诺的规模和真正需求的规模,这个量级的差距肯定都很难想象的。但是可能各国现在,从掏钱的国家来讲可能觉得也是在一点点往上添。那么另外还有一个地方看到,其实在后面我们要讲到减缓方面的时候,有一些这种一对一或者几个对一个的这种目标非常明确的这种资金援助,可能是将来在气候援助方面占主流的或者是至少在减缓方面占主流的。


林佳乔:
好的,我们下边还是说一下减缓,也就是mitigation的这一块。其实从格拉斯哥气候协议文本来看,在减缓这一块,有一个关于煤炭的表述,从原来的退出煤炭,然后变成是减少使用,就是从Face out变成face down。这个的话在文本中其实是可以看到的,它提的其实就是这种没有末端碳控制的这种煤电要尽量减少,然后的话是取消这种不高效的化石能源的补贴,这个是在文本中的两个主要内容。


赵昂:
所以从文本的表达来看,因为它要求所有缔约方都要签字同意,所以它的表述就是会变得比较外交辞令一些。但是从整个谈判这两周的时间来看,我觉得在减缓方面还是有一些地方非常的值得讨论的,首先是燃油车的退出承诺,40多个国家来承诺使用柴油车和汽油车的车辆,未来20年时间左右的退出。比如说一些经济发达的国家是在2030年代禁售,有一些发展中国家,以主要还是印度,印度比较勇敢的加入行列,是准备在2040年代,可能最晚到2049年就不再销售燃油的汽车,我觉得我们之前在分享的时候也讨论过它的一个背景。除了燃油车之外的话,也提到了这个森林,森林是自然解决方案当中不可忽视的地方,各国也是应该超过100个国家,到2030年禁止砍伐森林承诺上面签了字,所以这一点还是比较令人值得称道的。


林佳乔:
我评论一下森林砍伐,其实这个是之前就一直在承诺的一些东西,其实就是在这次会议上去加强了。森林的话它其实有两方面的意义,你停止砍伐的话其实就会去减少毁林带来的排放,这是一层。另外的话就是你停止砍伐了这些森林,比如说像亚马逊雨林中的这些森林,它其实固碳的能力,它还有固碳的作用,就是碳移除的作用,所以它的作用其实是非常大的,这点是很重要的,在这样的一个场合去强调。


赵昂:
是的,其实核心的话我们在减缓方面主要想说两点,第一点的话就从甲烷开始说起,甲烷的话我们看到是在第一周的前半段就已经宣布了,当时拜登也是在现场。那是代表了全球甲烷排放大概50%的分量的这些国家签订了一个到2030年,在2020年的基础上减排甲烷30%的一个承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承诺。就因为这样的一个承诺,按照全球甲烷减排承诺的官方网站所提到的,它可以降低温升可以贡献0.2摄氏度,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那么另外签署承诺的国家所代表的 GDP占到全球的2/3,这也是说明甲烷减排承诺的一个重要的这种经济影响。


林佳乔:
但是中国是没有加入甲烷排放承诺的。


赵昂:
对中国、印度,还有俄罗斯这些煤炭和石油的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至今还没有加入。


林佳乔:
是,因为中国的排放,甲烷的排放我看了一下数据应该是占比将近一半15亿吨,全球的排放应该是在3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2020年的数据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但是中国跟美国签了一个宣言对吧,里边提到了甲烷,而且我也看了一下里边的细节,也提到了说要制定一份就是全面的有力度的这种甲烷的国家行动计划,然后也提到了具体的时间点,比如说像明年的上半年会跟美方一起召开一个会议,就具体来去讲说甲烷的测量、减排具体怎么去做,不光是包括来自于化石能源,还有就是废弃物行业的甲烷的减排,同时也包括农业、畜牧业的甲烷排放。所以咱们对国家的甲烷行动计划拭目以待,看看到底会是什么样的。


赵昂:
希望中美在格拉斯哥的联合声明,不仅是提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些信心,同时也可能在后续细化这些行动的时候,能够让观察家能够看到更加具体的行动,也可能把行动翻译成就是说减排的贡献,也许可能又对全球逼近1.5摄氏度有更大的作用,这是甲烷。

那么最核心的其实我觉得特别是影响深远的还是退煤的承诺。刚才说了在这个协议文本里面是没有这个词的,是减少煤炭使用。但是有40多个国家,它们是联合发起了一个承诺,当然我们知道的一些主要的煤炭消耗国,比如说印度、中国、美国、澳大利亚,它们都还没有加入承诺,但是有一些排名前20位的一些国家,比如说越南、韩国、波兰还是都加入了。那么加入的承诺是指说到2030年代,这些经济好的国家要告别煤炭,到2040年代经济收入低的国家要告别煤炭。当然尤其是对于像我们看到越南这样一个经济快速发展,但是人均收入还很低,只有韩国的1/10的国家也加入了,而它的加入是看到了可能巨大的这种双边和多边的这种资金支持的这种可能。我相信在我们都看到南非拿到大概接近100亿美元(80多亿美元)的帮助它退出煤炭依赖的资金方面,已经给全球做了一个很好的表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这个退煤可能将来的影响还会继续展开。


林佳乔:
是的,你刚才提到了有些国家可能会觉得说有帮扶之下那我加速退媒,可能对资金有一定的期待是吧。像印度的话它没有加入,你说他对资金不期待吗?我觉得是期待,但是它本身的情况就不允许它去加入这个承诺,因为它对煤炭的依赖简直太高了,70%的能源消费都是来自于煤炭对吧。它如果加入了说要告别煤炭,对它来讲是非常大的一个事情,因为它很多人现在都用不上电,你还跟他说让他去退出煤炭,我觉得这个也是从气候公平正义的角度来讲,也是不能强人所难的一个事情。


赵昂:
对于这一点我还想补充一下,为什么南非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越南也看重这样的机会,认为自己也可以接受更多的支持,是跟整个国家的规模和它能源消耗的水平和它使用煤炭的总量是有关系的。查了一下BP世界能源展望里面提到最近一年2020年的时候,其实越南的煤炭总消耗量大概是8000多万吨硬煤,而这个南非是比它多大概50~60%,就是1亿多吨硬煤。这样的一个体量,其实发达国家支持起来还是可以handle或者是说在短期内、中期内是可以做的。但像印度这样的国家,你说它的煤炭消耗不在跟这两个中等国家是一个水平的话,你是靠援助,我觉得是没有办法是实现它的转型,所以还是要靠它的更多的这种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更多的这种自己国家的一些财政政策。当然不能说因为你的体量太大不需要,也是需要,但真正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在本国的能源转型。


林佳乔:
这个我同意,而且很多它加入承诺之前,我相信这些国家都已经有了一定的这种双边或者是几边的这种谈判了,就想说我这么多钱,然后你来做一个这样的承诺行不行?我觉得这种应该是在会前都会去沟通的,对吧?然后结果一拍即合,两方就是握手,说好我给你钱,然后你给我来做减煤的动作。

赵昂:
对,那说到其实重要的印度以外,我觉得还想说一下印尼。其实我觉得印尼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从煤炭使用来讲,它也是仅次于印度,也在全球煤炭消耗量的排名应该是前六七位,而人口也非常多,经济发展也在加快,然后能源需求也非常高。所以这个时候我想印尼也在会议中间提出来说到2070年实现净零排放碳中和,我觉得这也是给发出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我是有这样的意愿,但是我的经济可能比越南还要差一些,所以在转型当中、去煤过程当中,我相信印尼得到的资金支持也会慢慢可以看出来,也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


林佳乔:
对,印尼的甲烷排放其实也非常大。我刚才看的话,它大概是在全球排到第六这样的一个位置。然后印度的话大概是全球第四甲烷的这块排放来讲,所以它其实在煤炭、甲烷这两个非常大的排放来源来讲,都是应该去在这种资助之下,然后加速自己两个行业的减排,当然是它希望能去看到的。

其实我们再总结一下,比如说像甲烷的话,刚才说了有甲烷的承诺,然后再加上中美的承诺,其实这大概就是占全球可能1/10排放的甲烷这种温室气体,应该是大概率是在承诺一个多边的双边的大概把甲烷管控起来了,对吧?具体方案非常重要。说到煤炭的话,煤炭的话除了中国、印度,其它国家在全球的占比,尤其煤炭使用排放的占比,可能也接近一半的这样的一个水平,所以这么一看的话,这两个非常重要的承诺还是有里程碑式的意义的。UNEP的排放差距报告明确的指出了就是2030年之前要减排45%这样的一个比例,我其实看到拉斯哥的协议里面也有类似的文本出现,所以等于说中短期的目标它的意义在这次谈判中也体现出来了。你短期如果都做不好的话,你怎么去谈长期的,这点我也是非常同意的。如果你短期的具体行动方案你都没有确切的怎么去执行减多少,是不是能加速的减,你何谈你的净零排放的目标。而且现在的气候危机已经是迫在眉睫、已经是近在眼前了,有可能你都留到40年以后去减,加速的减,那留给我们的时间可能就不够了,是不是?


赵昂:
对,因为肯定是碳排放量在逐年增加的时候,它的气候影响可能不是均匀发生的。所以可能在科研的基础上,我们看到如果能够要在本世纪末实现1.5度的目标,2030年减排将近50%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节点。这也说为什么在开会前,约翰逊就说这是最后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没有再有这样的机会让我们来去应对气候变化。如果这次能够大家达成共识的话,可能未来的控制温升的目标达成的成功概率就会能够比较高,否则的话这个概率会比较低。


林佳乔:
最后我们再说一个我们最开始在提到的一个这种温升控制1.5度目标,这个目标的话其实是写到了文本里面。有很多的研究机构会议期间去发布它们更新的信息,去强化谈判去形成更有意义的结果。比如说像Climate Action Tracker,这个机构的话它其实在会议的期间也发布了,我看它最后更新的话是11月9号的时候,也就是第二周中期的时候,它去更新了它自己的一个分析。因为它是以气候模型的分析跟这种温度之间的匹配度,到底你这些承诺跟温升的控制有多匹配,它是做这样的一个分析,所以非常直观的去展现出来。它在大会期间也去更新,然后它也提出了一个乐观情景,就是1.8摄氏度这样的一个模型模拟结果,但大部分是基于IPCC1.5度特别报告的结果。

另外的一个机构的话,大家可能现在已经比较熟悉了,我们反复提到在过去的节目当中,就是IEA国际能源署它们也提到了1.8摄氏度温升在会期间,等于说在会议第一周结束他们就觉得太好了,煤炭的承诺,甲烷的承诺已经能让温升控制在1.8摄氏度左右这个水平了。所以这两个是我想说的这种气候智库,他们其实是在谈判过程中的作用其实还是挺大的,我们下面的话其实是要说一个在1.5摄氏度目标之下的一些假设。


赵昂:
我想在提假设之前就加一点点,因为刚才佳乔也提到了,这些在气候政策领域里面比较有影响力的一些研究机构,智库也好或者国际间的国际机构也好,都在用着这短暂的两个星期,尽力的把这个承诺演化成他们的分析结果,用这样的分析结果继续输出到现场,给现场的这些谈判的政府代表更多的压力。意思说就是说现在有进展,这个进展是什么样的。如果你们再努力一下,我们就可以到1.7度了,再努力一下,我们可以到1.6度了。我现在说的假设也是这样,就是说假设我们第一周甲烷减排承诺当中有中国、有俄罗斯这样的一些甲烷排放的大国,有印度,如果这些国家加入,如果承诺的是代表的甲烷排放全球90%份额的国家的话,那甲烷的减少贡献就不是0.2度到本世纪中叶,而是可能是0.3甚至0.4度,这个是我们的一个假想。

另外如果说退媒的承诺当中,有部分的中国和印度的加入,因为我们知道这两个国家加入的难度是非常大的,如果他们一部分的加入,比如说时间拉的更长一点,或者是减排的速度稍微慢一点,但如果它们加入的话,我相信带来的贡献的这个幅度也会被这个研究机构能够在分析当中体现出来。所以总之一点就是说,有可能在谈判当中不能进入文本的这些国家的这些承诺,恰恰是可以让我们看到减排的路径当中有哪些实质性的、可以量化的这些因素,能让我们看到我们未来减排一步步走下来。当然所有的前提都是这些承诺都是可以有政策支持,也是能够实施的,而不是说一个放一个空头的支票。


林佳乔:
这可能是我最后也想说的,目标提出来非常简单,模型模拟也比较容易做,那就是假设的调来调去对吧。但是最后其实是落实到到底你怎么去实现,然后实现的时间节点是什么样的,你付出的成本,经济的、社会的、环境的成本到底是什么样的,所以这个其实是涉及到每个国家、每个部门。再往细了说其实涉及到我们每个消费者,因为每个人的话其实都是在有自己的碳足迹的对吧。所以我还是觉得不光是在工业部门或者能源部门,或者是水泥钢铁这种大的行业,他们的一个责任。这应该是每个人的责任,而且可能再往下发展的话,会发展到个人的消费端也会受到影响,气候的约束可能会约束到个人的身上去是吧?


赵昂:
对,我们看到的近期中国的能源供应出现问题,限电这个情况比较多的发生,其实不只是一个偶然的个例。我们看到一些报道讲印度也有类似的情况,所以其实可能全球进入一个新的能源供给的瓶颈时代,虽然可能石油供应、天然气供应也在稳步上升,但是你会发现价格也在提升。在这个时候我们同时看到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和措施也越来越多,同时这些短期的能源供应的安全的问题和面对疫情经济调整和回归到常规的过程都会有一些短期的硬约束或者是棘手的问题要解决,但是各国政府可能这个时候就要面临巨大的考验,如何能够平衡这样两者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种情况可能给各国带来的挑战,可能正是我们未来看说提出的每年更新NDC能够看出来各国应对挑战能力有多大,如果每年大家更新都是非常表面化的话,能够看出来可能今年开的拉斯科大会还是没有很强的约束。但如果借着每年更新能够各国能够继续推进同辈压力,能让应对气候变化的势头能够保持得住的话,我觉得2030年的目标和2050年的目标真的是有可能可以实现。


林佳乔:
我们期待在埃及开的下一次,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缔约方大会能应用这次大会的一些这种宣传也好,谈判方式也好,这种环境组织的施压的方式也好,没准就下次在文本上就改成了1.2、1.3摄氏度这样的一个更激进的对吧,更有雄心的这种温升控制目标,你不知道对吧?因为刚才赵昂也提到假设,假设里边的话,如果这些国家在承诺做的更多其实是再往下去控制温升的话还是有希望的。

好的,本期节目我们就到这里了,如果你对我们的节目感兴趣的话,也别忘记给我们点赞或者是留言。然后我们其实每周五的话都会发布新的内容,今天的节目是在周三发布,我们本周五的话其实会发布我们的海外智库气候与能源报告解读,不要忘记准时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赵昂:
好的,我们下次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