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Vol 21. COP26 一周速览:印度为何加入道路交通零排放气候承诺?
REEI 2021/11/12

《能源评论2021》系类音频节目


林佳乔:
大家好,我是磐之石的林佳乔,欢迎收听本期能源评论节目,今天的播客节目由我和我的同事赵昂给大家带来。


赵昂:
大家好,我是磐之石的赵昂。


林佳乔:
今天是11月12号,理论上是COP26,也就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大会第26次会议的最后一天。在很多人等待这次谈判最后的结果的同时,我们今天的能源评论来聊一下COP26第二周在前4天主要发生的进展是什么样的。我们上一周的话其实就这个话题已经有所讨论,也就是COP26观察的第一期,感兴趣的听众也可以回听那一期节目。我们再说回第二周发生的事情,在梳理之后我们其实是会重点讨论就是一个话题,这个话题就是印度为什么会加入很多发达国家的行列,去承诺一个退出燃油车的时间表。


赵昂:
对,我想这个肯定是这周前几天大家热议的一个话题,无论是现场还是没有到现场的关注者。上周我们讨论的重点是退煤的承诺,那个是上一周的一个重要产出。今天我们聚焦在退出燃油车的承诺,我们也可以简称为“禁燃”,就是在新一个时间点,比如说2030年代的某一年或者2040年的某一年,因为不同经济体它情况不一样,发达经济体一般是在2030~2040之间。像印度这样典型的发展中国家,它虽然加入这个行列,他承诺的时间节点是在2040年到2050年之间,那有一个年时间节点,它的新销售的机动车辆将不再是燃油车辆。这个很有意思,因为如果能在较短的时间内,从现在到未来的20~30年,全球可以告别煤炭和石油这两种碳强度最高的化石能源的话,我觉得达成到本世纪末全球温控1.5摄氏度的目标,我想就八九不离十了。


林佳乔:
我们就先看一下本周从周一到周四都发生了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我首先说一下8号的时候,也就是星期一的时候,星期一的话8号的焦点主要是在气候适应,大家也知道气候变化的话,除了应对减缓之外,还有适应,所以有两点是值得注意的,在气候适应这个主题日之下。第一个的话就是以不同的方式,发达国家政府还有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以及国际组织,那成立了气候适应资金,来帮助低收入的国家去增强气候适应的能力。第二点的话就是支持由地方驱动的和领导的这种适应行动,这里的话其实你能看到它是强调了并且确认了在不同的气候适应的场景下,地方政府、社区以及社会组织需要扮演领导者的这样的一个角色。


赵昂:
是的,我想这第二点我想稍微加一点,因为这种资金的支持,典型的来讲出资的人呢可能会对于资金的使用会有很多的发言权、话语权。但是第二点发生就是说,那么在发展中国家进行适应能力的提升的时候,真正应该扮演领导者的并不是说出资的发达国家,而是生活在当地社区的这些各利益相关人群,我想这一个原则的确认也是非常关键的。

那么说到适应的话,其实我们又不能不提气候资金的承诺,到2020年要达成发达国家到给发达国家大概要1000亿,在这基础上,我想这次谈判肯定还会对资金的需求有提更高的要求。我也看到现场有一些发展中国家会提说,我们必须把气候变化带来的这种损失和伤害放在一种补偿当中,甚至要求发达国家给出更高的比例,更高的资金,比如说一年数千亿上万亿美金去支持发展中国家应对这些气候变化带来的伤害,所以这一个也是在会议当中出现的一个差距,这是8号的内容。

我们来看9号星期二,星期二的一个核心议题是性别平等和科学。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对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带来我们严重的影响的话,在这个议题上主要是提及的是关于气候变化的影响与性别的因素不可以忽视它,因为性别是一个跨社会文化、跨生理特征的这种一个非常复杂的变量或者是一个因素。不同的性别群体,他在社会当中可能的话语权也是不一样的,那么受到的气候的影响也是不同的,因此在应对和适应当中,他们能力也是不一样的,尤其再加上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情况,所以无论是说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性别平等都面临不同的挑战。因此这个议题是希望通过用资金的方式和能力建设的方式来帮助性别的弱势群体来提升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使得整个机构变化带来的影响尽量去不要让它发生在这种弱势群体身上的影响更大,所以这一点我想是一个性别和气候变化结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谈判议程。


林佳乔:
是这样的。我也注意到了具体的实施方案这一块其实也很重要,也能看到这种性别的行动方案,其实在COP25的时候,也就是上一次的气候大会的时候就已经出来了。但是具体怎么去实施,我们能看到这一次的话就是不同的国家跟国际组织都会站出来说好,我承诺的资金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然后我怎么去把性别的行动计划去整合到我自己的国家的气候行动方案当中去。同时有的国家也强调了,这种女性的领导力怎么去提升,所以这是我观察到的一些具体在实施方案层面,各国的一些承诺的情况。

9号的另外的一个收获,主要收获就是有超过40个国家其实是要承诺建立能够应对气候变化的医疗健康服务系统。有十几个国家其实也承诺说,它们的医疗健康服务体系要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其中比较引人注意的话就是英格兰的NHS也就是国家健康系统,它是最早承诺实现净零排放的这样的一个医疗体系。


赵昂:
是的,在之前的一些播客和我们发表的一些评论文章当中,其实也提及了这样一个情况,因为虽然在碳排放占比方面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占比不是很高,但是它对于整个供应链的影响,对于整个气候变化越来越多的这种对于健康的影响的应对的能力来讲,都是非常关键的一个角色。我最近也看到一份报告是英国的国际发展组织就是UK Aid和国际金融公司他们一起发表的一篇报告,是关于生产个人保护产品,就是我们所说的PPE,这在疫情下是一个非常大众化的词汇,就生产这些产品有哪些创新,这些创新怎么样可以帮助医疗卫生部门实现可持续性和循环性。我想这个报告也是非常有意思,因为要想实现健康卫生服务体系的所谓净零排放,它使用的产品是比较特别的有很多的抛弃性的一次性的,如果这产品如果还是以一次性和高碳的化石燃料为原材料的话,我想这个部门想实现净零排放还是有很大的障碍,所以这一点我想作为一个小小的补充。

一周的前4天内容还是比较丰富,我们今天刚才说了重点会讨论印度的道路交通的减排或者低碳目标,那那是10号的一个主要内容,我们在说到10号的内容之前,我们再简要的分享一下昨天也就是11月11号在大会现场主要有哪些进展。11号的焦点是城市区域和人造环境的这种气候应对。我们非常清楚的可以了解到,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有不同的这种群体,不管是地方政府还是城市,有一些率先去实现自己碳减排的目标。比较典型的是美国的一些州或者城市,包括中国也有一些提前达到碳达峰和实现低碳发展的一些城市案例。在这个地方主要提及的是如何通过资金城市规划和设计,还有一些最佳的实践分享,来支持发展中国家在城市方面迈向碳中和。比较有意思的是作为主办英国政府出资大概2750万英镑来成立了一个项目叫都市气候行动项目,它会跟已经有的一些聚焦在城市领域减排的这些国际机构,比如说C40、比如说德国的国际发展署,比如GIZ 和他们合作,一起来推动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当中这些城市的这种碳中性的尝试和努力。


林佳乔:
在这的话可能让我回想起来,就是我们之前做过那期节目,关于香港的。我们当时其实也谈到了香港作为一个城市,然后它在气候变化方面做的一些工作,感兴趣的听众也可以去我们的英文播客去收听那期内容,我们当时也提到了说香港的话是要在2050年去达到碳中和。具体的这种气候减缓行动的话,我们当时也回顾了,比如说在零碳发电方面,还有建筑方面、交通方面,还有就是废弃物的分类以及减少方面,这个是它的四大支柱的这种气候行动减缓的方面。香港政府也识别出来这样一些主要的气候行动的领域,来去早日达到碳中和。

另外一个我想要说的就是在11号的时候,也就是昨天。中、美其实是发布了一个联合声明,是关于气候危机应对的这种联合声明。中国和美国其实之前也都发过联合声明,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发表一个声明还是有一定的意义的。然后我们能看到说中国在联合声明当中其实是提到了甲烷,然后也提到了煤炭,因为这两个议题的话,其实是在之前的煤炭的承诺,还有甲烷的承诺当中,中国跟美国其实是都被落下了。(美国在甲烷方面没有被落起来,但是在煤炭的退出方面它其实没有参加承诺)所以其实我们能看到这两大主要的排放国,它们在气候危机应对方面还是有合作意愿的。


赵昂:
是的,我想作为最大的两个温室气体排放国,它们的联合声明应该是对于谈判的进展是有一些鼓励、有一些支持。但是从实际层面上来看的话,中国提出的甲烷排放控制是一定是一个新的承诺,但是这个承诺还需要有更具体的目标,比如说一个时间节点或者减排量多少这样来去支撑,我相信后续可能会有这样的信息能够出来。另外的话中国在大会开始前期的10月28号提交的最新的国家预定排放贡献目标里面也提到了,中国将在所谓“十五五”,就从2026年开始的5年的社会和经济发展的规划里面去控制煤炭的增长,实现逐步减少,所以跟昨天承诺的让煤炭从2026年开始减少消费的这样的一个说法也是一致的,所以我想对这一点也是做一个小小的补充。


林佳乔:
下面的话我们就说一下10号也就是前天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主要的事情。我们把10号放在最后说是因为在这一天的话,其实发生的事情还蛮多的,我带大家回顾一下。这一天的话其实聚焦在交通领域,可以看成是交通日。这天30个国家道路交通系统,承诺了就是要在2030年或更早实现就是道路交通系统的零排放汽车。另外的话就是印度、卢旺达、肯尼亚呀,它们是同意加速道路零排放汽车的转型,这是第二个。另外的话就是世行,世界银行也同意承诺出资2亿美元成立一个新的这种所谓的trust fund,也就是信托基金来帮助发展中国家去加快交通领域的低碳转型。最后的话就是零排放车辆的转型理事会,他们将很快就发布一个第一年度的行动计划,将安排就是具体的这种国际合作的内容。这个零排放车辆转型理事会应该是最新成立的一个机构吗?


赵昂:
是的,这个机构也是在英国政府的触动下成立的,那么希望借助一些资金也好,最佳实践的方式,来去协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道路交通零排放路径追求上面的一些合作,所以这个也是一个比较新的。在交通这个领域里面,我们除了提到占2/3排放的一般的道路交通,我们也不能忽视海运、航运和道路交通当中,可能我们最难啃的一块骨头就是卡车,这块的话也有相关的,当然航空运输是没有新进的,但是航海是有。有19个政府支持建立绿色航海运输通道,既所谓的零排放航运路线,在两个港口之间尝试的去推进包括在零排放船只技术方面的更多的运用和部署,和低碳燃料的使用和一些充电的基础设施,所以这方面是在航海运输。

另外英国也承诺在2035~2040年之间承诺停止销售绝大多数的新型柴油卡车,这个也是在重型交通运输方面给出的一个承诺,所以这个是从总体的谈判当天的进展来看一个具体的进展,但是我想重点可能就像佳乔刚才提到的,还是要来看一看印度究竟做出这样的一个举动意味着什么?因为从长远来看,我觉得我们当下都在讲,可能作为第一排放中国的减排挑战最大,但是可能再过10年或者20年,全球面临的最大的一个挑战,那就是印度的排放怎么可以降下来。当然我相信印度在中国减排的过程当中也会去努力,我从这个会上看到的一个现象就是说,印度在大会一开始的时候也承诺了要在2070年达到一个碳中和,现在要在交通领域去提出过所谓的参与到交通道路地排放的一个情景,所以这块的话我们可以展开来讲一讲,为什么印度愿意做出这样的一个承诺?


林佳乔:
其实对印度来讲的话还是蛮有挑战的,我先说一下它的挑战。其实从IEA能源展望最新的数据,就是2019年印度的话它的能源需求总量是接近9.3亿吨标油这样的一个级别,其中占最大比例的话就是煤炭,大概是44%这样的一个比例。其它的话就像传统的生物质能,传统的生物质能其实就是我们应该理解成新柴、秸秆这类传统生物质能。它的现代可再生能源,比如说像风电、太阳能的占比是非常低的,大概就3%这样的一个情况。对石油的依赖也是非常的严重的,是大概26%是来自于石油,天然气的话占比也是蛮少的,大概是6%的能源需求是由天然气去满足的。我们如果看一下它交通减排的趋势来讲的话,其实这个情景的话也不是特别的一个乐观的情况对吧?


赵昂:
是,这一点我想也利用IEA在近期,也是在COP26会议之前所发的一个关于印度的能源分析。在这个分析当中,它特别把道路交通拿出来看,设定为两种情境,一种是到时间节点印度所颁布的一些政策,它是从2019年到2040年这样一个时间尺度看,已经颁布的政策对于印度道路交通排放带来怎样的一个变化。第二种情景的话,就是IEA所推荐的可持续发展的情景,这两种情形显然后一种情景一定是比前一种情景在交通排放当中是减少了,那么而且它的需求也是不是那么高的。

先从能源需求来看的话,在这种已经颁布的政策的情景下的话,印度从2019年的大概1亿吨标油的道路交通的能源需求,会到2040年翻接近130%,超过2亿吨标油,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增长。如果是在可持续情景下的话,它的道路交通的能源需求会从大概刚才说到的2019年大概1亿吨标油,到2040年在可持续情景下,它只增长到大概1.6亿吨标油,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一个1.6亿,一个是2.3亿,所以可以看出来有很大的一个变化。当然如果结合了印度在大会期间刚刚承诺的,一个是70年的碳中和,一个是加入道路交通零排放汽车的一个承诺序列里面来看的话,排放的趋势可能要比IEA所提到的可持续发展的情景还会更低。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把这个因素考虑到未来的道路交通的减排路径分析当中的一个因素。


林佳乔:
印度对零排放汽车的承诺,其实我能从印度零排放汽车的承诺背后,能看到一些它为什么想要去这么做,因为交通的排放的占比,印度目前虽然是比较少的,碳排放占比可能是不到10%这样的一个情况,但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路径的话,欧美现在的话交通占比大概是30%左右,20~30之间吧。其实如果不控制的话,印度的交通排放占比会越来越高,因为其它部门的话减的可能会更快,所以摆在印度面前的事情就是我要不要在减少煤炭的使用的同时,也减少对油的依赖,让我交通部门的排放加速的去减排,它的可用的方案其实就没有那么多,提倡零排放汽车的更多的使用无疑是它去控制交通部门未来排放的一个非常切实的举动吧。


赵昂:
对,我想刚才佳乔在提到能源结构的时候也提到它占比最高的是煤炭,它的电力系统当中煤炭也非常高的比例。因此在印度提到自己的国家自主预定贡献目标的时候,也特别指出说到2030年要开发5亿千瓦的非化石能源的电力装机,可能结合到道路交通实现电气化,有更多的电动汽车替代燃油车的话,有更高比例的非化石能源或者是可再生能源的电力系统化,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可以帮助减排的力度更加大一些。

我想提到印度零排放车辆承诺不得不提另外一个因素就是能源安全,因为石油是一个影响经济因素最大的一个大众产品。我们看到以发达国家为为例的话,石油价格想稍微一动,就是变化对于整个经济的其它部门都有影响。典型的从上个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带来欧洲的对于能源供应的危机意识,所以后来的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最先发生在西北欧的国家,以丹麦、德国为领先的案例。后来的话美国又增加自己的能源国内供应,包括后来发生的页岩气革命。所以你会发现石油的供应是带动一个经济成长的核心因素,它也会影响地缘政治,当然我们今天不会展开说这个因素,但是石油的供应一定是每一个经济的大的经济体最头疼的一件事情,因为它的分布是严重不均的,所以从这个来看也更容易理解说提到中国的油控和大力发展电动汽车来应对将来的能源安全问题。我觉得印度也是看到中国这样做,可能在道路交通发展方面,不希望出现整个部门对石油有高度的依赖,对于国家的外汇的使用也会带来很大的压力。所以从这点来讲,我想能源安全也是印度采取这样一个动作,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林佳乔:
是的,除了能源安全之外,我还想补充在健康方面的一个考虑,因为零排放汽车的话,它其实不光指的是这种二氧化碳的零排放,它其实也是其他污染物的零排放。那印度现在面临的除了气候变化这种问题之外,它非常紧迫的其实是空气污染的问题,空气污染问题你能看到最严重的国家根据IQ air data 2020年就是10个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有9个是在印度,这个也带来了这种应对空气污染的紧迫性。空气污染的来源除了这种煤炭、工业的来源,交通其实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来源之一。所以零排放汽车的推进有另外一方面的考虑就是怎么去减少空气污染,怎么去在健康收益方面让印度的民众带来更大的收益。


赵昂:
对,比如说根据英国的一家非盈利机构叫Clean Air Fund和印度工业联合会他们曾发布的一个报告,是指出印度的空气污染每年带来的经济损失高达950亿美元,相当于国家GDP的3%。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印度在治理空气污染这个方面可能也面临一个不得不做大动作的一个时间节点。所以我想这个可能也可以让我们去理解说印度在这个方面对于道路交通零排放汽车支持的一个背景。

另外我最后再说一两个小点,是关于目前在这次谈判当中我们看到的一个趋势,就是在退煤方面,我们看到南非、越南代表的这种积极的加入,背后的一个逻辑是说这些典型的处于经济发展工业化阶段早期的这种发展中国家,他希望得到更多的国际援助。而南非的案例也好,我觉得是给大家释放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发达国家是愿意拿出资金来去帮助这些国家尽快实现,无论是在电力系统的煤炭的依赖减少,还是说在道路交通方面,对于燃油车依赖、对石油依赖的减少。我想这一点来讲,印度还是一个人均收入远远低于中国的一个发展中国家,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它愿意做出这样的承诺的话,它去拿到国际援助的这种可能性是非常高的,我相信这个背后也是有很多协商在发生。

另外一个就是关于我们看到的从11月5号以来至少持续到8号,有4天在印度首都德里发生的严重空气污染事件,空气质量指数的话都是在接近500这样的一个浓度。 所以对于这个情况来讲的话,我想可能在于谈判的现场的这些印度的官员,可能你会觉得是不是要多做一点,来去真的是为着印度的城市居民的这种公共健康,也为了未来的这种能源安全,也为了减少经济损失,能够多承诺一些,而且这种国际的援助也是更容易获得,所以我想也是一个可以供大家去参考的一个因素。


林佳乔:
最后的话我们其实是想展望一下格拉斯哥气候谈判之后形成这个决议,因为按照气候大会的传统,它其实每次大会之后都会形成一个决议,比如说像巴黎协定叫Paris Agreement,right?再往前看的话可能是像Kyoto Protocol京都议定书,对吧?其实今年的话也应该会有一个类似于格拉斯哥宣言这样的一个文本,目前的话应该还在商谈定稿当中,我们昨天其实是看到有些媒体放出来草稿,我们现在只能根据草稿来去就其中的两三点跟大家去展望一下。其中有一点的话在说,就是从每5年盘点是要变成每年都要去盘点一下自己的NDC然后再去更新一下自己的NDC,因为NDC很重要,这涉及到你到底在气候减缓或者是适应方面,你有一些什么真正要去做的事情。5年的尺度太长了,所以每年都报告你是不是有更新,所以这个是草稿中提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


赵昂:
是的,我想如果能变成每年的话,紧迫性就显然就能体现出来。关于第二点的话,我觉得很有意思的就是因为第一周达成了这个退煤的这样一个pledge,关于煤炭退出的话也是这次讨论的一个核心内容,所以议程的决议草案当中也会提到要加速煤炭的退出,同时也要去退出对化石能源的补贴。让我回想起来在4月份IEA发布净零报告的时候,也是提到了从2021年开始,如果真的要实现净零的话,2050年全世界就不应该再投资新的化石能源项目,就是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了。至少在决议的点上来讲,这次大会是在推动这样事情,怎么样可以实现对化石能源的补贴能够越快的停下来。

说到化石能源补贴的话,全球的态势也需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也是根据IEA的一个分析,他们也是跟踪了过去十几年,从2007年开始,跟踪全球的化石能源补贴的一个额度。我们看到大概在2012年的时候是全球达到一个顶峰,但是从2018年开始,过去几年加上疫情的影响的全球化石能源补贴是在减少。这个减少也跟因为疫情带来的化石能源的价格降低有关系,因为价格低的话,政府拿出来钱补贴的压力就小,所以整体来讲补贴会少。2018年的话美元大概全球是4700亿美元,2019年降到3100亿,到去年的话大概化石能源补贴全球大概有1800亿,所以这是一个趋势,可以看出来减少。但随着经济复苏,各国刺激应对疫情的经济,其实增长的话补贴是不是会增加,因为能源价格我们看到全球的油气价格又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在这样的情形下,我想可能给各国政府提出来一个挑战,就是说在发展经济应对疫情的背景下,化石能源价格可能在全球市场还在涨,我们对化石能源的补贴应该怎么处理,怎么样通过真正的发展可再能源去减少对化石能源的补贴,真正达成转型的加速度。


林佳乔:
最后的话我就说一下关于巴黎协定的第6条就是关于碳市场机制的,我也不会展开去说了,因为也没有什么太新的进展,但是我们机构其实是在跟进这个议题,也就是碳市场机制的实施细则方面,我们昨天也发布了一篇关于碳市场机制细则的这种谈判的展望的一个微信文章,大家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去获取那篇微信文章的内容。

好的,本期节目就到这里,如果你对我们节目内容感兴趣,请给我们留言或者是跟我们取得联系。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也不要忘记分享或者点赞,我们每周五都会发布新的节目。不论是我们的《能源评论》还是我们的《海外智库气候与能源报告解读》栏目,不要忘记准时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赵昂:
好的,我们下次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