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行业与碳市场:是值得期待的“八分之一”吗?

全国碳市场如果仍然要在2017年底之前上线,那剩下的时日可真是屈指可数了。前文也提到了,电力行业将是此前公布的八个覆盖行业中仅存的一个,显然讨论是否应该纳入更多行业已经为时已晚,但是对于电力行业和碳市场的讨论应该继续,毕竟这是第一个要纳入全国碳市场的行业。

在12月6日,中创碳投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和国际碳行动伙伴组织(ICAP)在杭州召开了碳交易电力市场管制国际研讨会。与会的欧盟专家强调了碳市场下纳入电力行业应该遵循的准则,也指出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EU-ETS)的经验和教训应该让中国的碳市场管理者尤其注意,如免费配额发放、复杂行业基准值等方面,这些问题在中国电力市场目前市场化程度并不高的情况下可能更需要谨慎实行。

接下来两篇文章就用以下几个问题作为主线来分析将电力行业纳入全国碳市场后存在的机遇及挑战:

  • 全国碳市场为什么电力行业先行?
  • 电力行业是按照什么基准进行分配配额的?
  • 免费分配配额给电力行业会有什么潜在问题?
  • 虽然是电力行业碳排放占比最大,但是这意味着它的减排量是最大的吗?
  • 电力市场改革对碳市场有什么影响?
  • 当前低市场化的中国电力部门如何向下游传导成本?
  • 电力行业的其他政策对于碳市场有什么影响吗?
这一篇我们主要讨论前四各方面:电力行业先行的原因、电力行业进行配额分配的基准、免费分配配额给电力行业的潜在问题和电力行业减排量潜力。

 

为什么电力行业先行?

虽然电力行业是原有计划中覆盖行业的“八分之一”,但是就排放量来讲,其他七个行业加总起来也仅仅是电力行业的一个零头。根据不同来源的统计,中国目前的电力部门大约每年排放在35-40亿吨二氧化碳,这意味着电力行业的排放大约占中国所有能源消耗排放的一半[1]。如果对于全国碳市场原有八个覆盖行业总量在45-50亿吨二氧化碳这样的一个规模来讲,很显然电力行业占比无疑是绝对大头。

除了排放量大之外,电力行业的其他特征让碳市场主管部门更加坚定地将其选定为首批行业,从技术层面讲,电力行业集中度高、产品单一、数据基础较好、MRV相对容易实施、管理成本较低; 由于以上特点,电力行业的配额分配具有采用基准值法的基础,而这种分配方法在其他行业遇到了阻力,然而他们所青睐的采用历史排放计算的方法有可能出现配额过量分配的风险,这也是没有将更多的行业纳入的一个原因。此外,首先纳入电力行业的可能也考虑到其国有企业占比较高,并且国内的电力行业基本不参与国际竞争。

出于以上考虑,将电力行业作为首批试点行业是在情理之中,既覆盖了最大的排放部门,也保证中国仍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碳市场,规模还是会接近两倍于EU ETS;同时,也可以先从电力部门获取足够的经验,然后逐渐增加对于其他部门的覆盖。

 

电力行业是按照什么基准分配配额的?

2017年5月的《全国碳交易市场配额分配方案(讨论稿)》(以下简称《讨论稿》)初步确定了电力、电解铝、水泥三个行业的配额计算方案,并面向部分企业及专家征求了意见。当前电力行业内进行配额计算所参考的方法文件就是该讨论稿中列出的计算公式和行业基准参考值[2]。

控排电力企业的配额量确定是由国家发改委确定的国家行业基准、地方发改委确定的行业调整系数以及企业当年产品实际产量三个数值相乘得到,关于配额未来的调整也预留了空间,提到需要综合考虑国家减排目标、行业配额缺口、企业压力测试模拟结果等因素。由于不同发电机组技术的排放相差巨大,电力行业中供电部分的配额分配基准值就有9个是针对燃煤机组的和2个是燃气机组的;对于供热部分,燃煤和燃气机组各有一个基准值。

表1:电力行业配额分配基准值对照表

配额免费分配给电力行业会有什么潜在问题?

电力行业的初始配额分配采取免费分配的方式应该是可以肯定的了。这就涉及到了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欧盟当年的免费分配导致了电力行业获取的巨额利润(windfall profits)以及配额过量分配的问题,这些是否会在中国碳市场中出现类似的情况。欧盟专家也不断的提到,免费分配配额会造成市场的扭曲,为了避免潜在的负面市场影响,应该对配额采取有偿分配如拍卖,然后逐渐提高拍卖的比例。

由于免费获得配额,控排企业并没有因此而付出应有成本,这会让企业将免费获得的配额视作自身的资产,并不会主动投资到减排措施中。同时,免费分配还会对于未来电力投资释放了一个不良信号,也就是说鼓励电力集团对于高碳电力(煤炭或天然气)的投资,而不是投向可再生电力。在中国电力市场化程度较低的现实之下,企业不能向下游传导增加的碳成本,这也给了电力企业跟碳市场主管部门更大的议价空间。

 

虽然是电力行业碳排放占比最大,但是这意味着它的减排量是最大吗?

降低燃煤电厂的碳排放主要是以下三种方式:用碳排较低的燃料替代煤炭(如天然气甚至是生物质)、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以及碳捕获与储存(CCS)[3]。由于过去几个“五年计划”中节能减排政策的实施效果,以及火电行业的技术进步,中国燃煤电厂在发电能耗方面已经是接近国际先进水平了。 未来在碳市场的排放总量控制下,碳减排的空间来自于能效提高应该很有限,因为节能措施已经实施多年,找到继续提高能效的地方已经不多,尤其是对于较新的电厂或者已经进行了节能改造的电厂来说。从CCS的目前发展情况来看,真正实现商业化尚需时日。在碳定价下,燃料替代对于电力集团来说就可能是一个要考虑的碳减排方式了,例如削减煤电输出而增加天然气甚至是生物质电力的输出。电力行业纳入碳市场后的减排潜力将取决于未来的碳价以及突破性技术的发展。

 

结语

国内的七个碳交易试点都将电力行业作为控排部门纳入,在国家碳市场的先行试点行业中,电力部门也不出意外的成为主管部门认为应该首先覆盖的行业。虽然从原来的八个行业缩进至目前的一个,可是这“八分之一”是含金量最高的,其排放占比最大,行业碳核算优势明显;尤其是在国家碳市场的完备程度还不高的情况下,发改委这一谨慎态度也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既完成对外的承诺建立全国市场,又将排放最大的行业纳入,体现其控排决心。因为中国的电力行业目前正面临着市场化改革的关键阶段,下一篇文章会分析电力市场改革与碳市场相关的几个问题。

 

尾注:

[1]排放交易在中国——电力行业碳排放交易模拟。 链接:https://www.iea.org/media/translations/chinese/cbeex.pdf

[2]全国碳市场初期规模或超50亿吨。来源http://www.ideacarbon.org/archives/39385

[3]Reducing Emissions from Coal Plants. 链接:http://www.canadiancleanpowercoalition.com/files/2912/7299/7032/3%20Ways%20to%20Reduce%20Emissions%20from%20Coal%20Plants%20-%20Factsheet.pdf

 

作者:林佳乔

 

閺嶅洨顒烽敍?,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