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意多掏钱帮助治理空气污染”——决策者如何考虑每年几十亿元的支付意愿

治理空气污染(无论室外还是室内)的根本路径是对能源系统进行变革,放弃化石能源消费,转而使用可再生能源(风能、太阳能、水能、地热等)。在转型的开始阶段,可再生能源的成本要高于传统的化石能源,但随着系统的转变和可再生能源技术规模化发展后成本的快速下降,可再生能源在资源可获得性上的巨大优势(资源永不枯竭、获取成本极其便宜)会愈加明显,可再生能源主导的能源系统将是清洁、高效、成本可控,并且有强大和可持续的环境效益(如对空气质量的正面影响)。

为了解地铁通勤上班族如何认识可再生能源在治理空气污染过程中的作用以及使用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支付意愿,我们在“北京地铁通勤上班族空气污染暴露水平差异及相应健康影响评估”项目问卷调查中,特别设计了几个与支付意愿相关的问题。

 

受访者认同可再生能源电力对改善空气质量的积极作用

我们的调查结果显示,尽管绝大多数受访者认同可再生能源的正面影响,但对我们的问题持否定观点的人所提出的具体理由,正体现了治理空气污染的复杂和困难。

我们给出的第一个问题是:您觉得增加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如风电和太阳能电力)对缓解北京的空气污染有帮助吗?

618位受访者中,88.2%(545人)认为有帮助,11.8%(73人)认为没有。显然,认为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对缓解北京空气污染有帮助的受访者占绝对多数。笔者认为,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北京常住人群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

受访者对接下来一个问题的回答,为我们了解公众对可再生能源本身及其影响的认识提供了很丰富的信息。问题是:如果您认为没有帮助,为什么?请给出原因。

如图1所示,认为没有帮助的73位受访者给出了非常多样的解释: 1)作用不大。占比最大的人群担心“作用不大”,毕竟在大众当前的日常生活中,与可再生能源的接触并不是那么频繁,虽然每年有不断增加的风电和太阳能装机,但公众不能从自己的电力消费中分辨出来;2)不仅是燃煤发电。有12位受访者在给出原因时谈到造成空气污染的因素不仅是燃烧发电。的确,治理交通工具的污染排放在北京这样的城市也许更重要;3)产生新污染。有部分受访者也担心可再生能源设备的生产也会产生污染。这涉及到如何对能源技术的环境影响进行全生命周期评价;4)北京周边污染。还有5位受访者谈到北京周边地区对空气污染的影响。这在讨论北京空气污染治理中又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尽管这些持不同观点的人群仅有11.8%,但他们的回答反映出他们对此问题有过深入思考,对于调查来讲有很重要的价值,另一方面这恰恰反映出治理空气污染的复杂性。

数据来源:磐石环境与能源研究所

正向支付意愿能够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

对于那些在第一个问题上持正面回答的受访者,我们进一步问到:“如果您认为有帮助,那么,为了使用更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电力,作为消费者,您愿意每月多支付多少钱呢?”

统计结果如图2显示,不愿意支付的人数为103,占比17%,愿意支付的有515人,占比83%。每月愿意多支出25、50、100元的受访者各自占比较为接近,三者相加达到79%。可以说,从公众的支付意愿来看,为了改善北京的空气质量,大家还是愿意在每月电费上增加支出的。我们假设北京每户家庭愿意多支出50元/月来支持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根据北京市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北京有燃气家庭用户907万户,我们以此数算为北京常住居民的家庭总数,那么北京一年在增加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的支付意愿总计约54.4亿元。这对于促进更多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有积极的作用。

数据来源:磐石环境与能源研究所

 

结语

公众的电力消费支付意愿是围绕电价改革和决策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们的调查显示,绝大多数受访者还是有意愿通过提高电力消费的支出水平,支持更高比例的可再生能源电力系统的实现。这或许可以为决策者加大在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上的投入提供有意义的参考。对于公众来说,也可以利用2017年7月1日刚刚发布的中国绿色电力证书机制来自愿认购可再生能源电力,将支付意愿落实到实际的电力消费行动中,从而通过支持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来帮助空气污染的治理。

 

作者:赵昂

 

閺嶅洨顒烽敍?,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