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空气污染可以延长早期肺癌患者的生存时间

肺癌是全球死亡率最高的癌症之一[1], 每年致死159万人。导致肺癌的常见危险因素包括高吸烟率(肺癌的首要原因)、职业和环境因素(如经常接触石棉、砷、铝制品副产品、焦炭等化学物质)和遗传因素等。[2][3] 2013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把柴油尾气和室外空气污染物(如可吸入颗粒物)也归为致癌物。

对于想通过改变行为来降低肺癌发病可能性的个人来讲,戒烟、远离高危工作和逃离空气污染,是常见应对措施,因牵涉范围不同,其难度有所差异。三者相比,戒烟相对容易,基本受个人意志控制;远离高危工作,涉及一个人或者家庭改变其生存、生活状况等问题,对其资源与能力有一定要求,同时也受到时空的局限,相对不易;而逃离空气污染的难度与代价则更高,因为空气质量是一个城市、地区,甚至一个国家的问题,且扭转空气污染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然而,从个体应对策略看,也存在一些简单易行的方式来降低空气污染对健康的负面影响。本文所介绍的一项研究,探讨了空气污染对肺癌患者生存期长短的影响,其中给出的应对建议包括个体的行为方式改变。

美国南加州大学教授Sandrah Eckel领导的研究,基于一个简单的假设:既然空气污染是重要致癌因素,那么已确诊为肺癌的患者暴露于空气污染中,病情应该会恶化。[4]研究团队对加利福尼亚癌症登记处所记录的352,053个在1988-2009年间被诊断为肺癌的患者进行了队列研究(a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5],评估了从诊断到随机访问结束期间,患者住宅周围环境中的NO2、O3和颗粒物(PM2.5和PM10)平均值,进而分析了这些数值与全因死亡率和肺癌特异性死亡率的关系。在研究期间,样本中共有324,266人死亡,占总数92.1%,78.3%的死亡病例的根本死因是肺癌。研究也发现,空气污染对早期肺癌患者生存期的影响更明显。当患者的癌细胞只停留在肺部区域时,那些生活在PM2.5浓度较高区域(月平均水平大于等于16微克/立方米)的患者的生存期为2.4年;相应的,那些生活在PM2.5浓度较低区域(月平均水平小于10微克/立方米)的患者的生存期为5.7年。对于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其它身体部位的患者而言,空气污染对他们的生存期影响并不大。此研究表明,减少在空气污染中的暴露,有可能延长肺癌早期患者的生存期。

此研究虽具有一定突破性,但仍有局限。首先,研究中使用的空气质量数据或者空气污染暴露分配(Air pollution exposure assignments),主要针对不同住宅区域,而无法准确描述不同个人的行为,尤其是肺癌患者群体。例如,肺癌患者处于室内的时间长于一般人群,并且可能随病情发展长期住院,而非停留在社区之内。其次,考虑到监测数据的可靠性,研究者排除了距离空气质量监测站超过25公里的区域中的肺癌患者。由于这些被排除区域多位于监测网络稀疏的乡村地区,这意味着该研究实际上排除了乡村的肺癌患者,继而影响了样本完整性。

此外,该研究也忽略了其他影响肺癌存活率的混杂因素,如吸烟、饮食、酗酒、教育程度、健康习惯、医疗质量、肥胖、既往肺部疾病和职业暴露等,并未收集各个样本的相关个人信息,继而略微削弱了主要观点的可信度。尽管如此,这项研究仍然具有显著的政策和个体行为改变的指导意义。

 

结语

根据该项研究的成果,肺癌诊断的时机非常重要,因为在发病早期控制空气污染因素,对于延长肺癌患者存活期价值最大。随着癌症筛查的广泛实施,目前更多的肺癌将在早期阶段被发现。与之对应,肺癌患者也需要针对影响其生存期的重要因素,进行有效干预,从而延长生命,例如减少空气污染暴露,安装家庭空气过滤系统,对于空气污染长期严重的情况,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也可以考虑搬迁 。

 

尾注:
[1]WHO, Globocan 2012: Estimated Cancer Incidence, Mortality and Prevalence Worldwide in 2012 At a Glance, http://globocan.iarc.fr/Pages/fact_sheets_cancer.aspx.
[2]Linda Gharbvand, David Shavlik, Mark Ghamsary, W. Lawrence Beeson, Samuel Soret, Raymond Knutsen, and Synnove F. Knutsen.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mbient Fine Particulate Air pollution and Lung Cancer Incidence: Results from the AHSMOG-2 Study.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Volume125.
[3]Madiha Kanal, Xiao-Ji Ding and Yi Cao. Familial risk for lung cancer. Oncology Letters,13: 535-542, 2017.
[4]Wendy Gutschow. Air pollution linked to lung cancer survival time.
http://news.usc.edu/104965/air-pollution-affects-lung-cancer-survival-time/.
[5]Sandrah P Eckel, Myles Cockburn, Yu-Hsiang Shu, Huiyu Deng, Frederick W Lurmann, Lihua Liu, and Frank D Gilliland. Air pollution affects lung cancer survival. Thorax, 2016; 71: 891-898.

 

作者:阿蓉、马悦、赵昂

 

閺嶅洨顒烽敍?,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