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绿色医院发展:充满活力的“民间”行动

        2016年9月18日至25日,笔者有幸参加了一次美国卫生部门的交流访问活动,交流议题主要集中于绿色医院的发展战略和实践经验。活动期间,国内代表希望了解美国有哪些联邦级和州一级的政府政策在引导美国各地区绿色医院工作的开展。美方与会代表的回答令人略感意外,美国联邦政府在发展绿色医院工作中的角色并不突出,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政策指导或要求,反而是一些民间机构和医疗集团在推动美国绿色医院发展中发挥了重要的引领作用。其实,这样的回答也并不意外,因为这恰恰与美国自下而上、多元化、地方和各部门有较强的自主和主动性的政策体制是相一致的。本文将介绍几个美国绿色医院发展的联合行动和医疗机构案例,并尝试探讨这些行动的内在驱动力。

        关于绿色医院,目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但大体上是强调卫生机构在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的过程中,尽可能降低自身的环境影响并消除其本身造成的疾病负担,包括减少能源消耗、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和替换含有害化学品的医疗用具等。同时,这一概念还涉及卫生系统本身的运行效率,以及在遇到突发灾难或紧急状况时卫生部门的应对能力。另外,这一概念还延伸至卫生部门在带动其它行业可持续发展中的领导力角色和作用。

 

卫生行业气候委员会(Health Care Climate Council)[1]

卫生行业气候委员会由国际无害医疗组织(HCWH)创立,致力于联合美国各卫生机构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并通过以下三方面举措强化公众、政府和企业的气候变化应对行动: 1)加快在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效上的投入;2)促进卫生部门采取减缓气候变化和提高气候变化适应力的方案;3)积极倡导地方、州和国家政策支持为个人和社区建设可持续和健康未来的行动。

目前,该委员会包括甘德森医疗集团、凯撒医疗集团和西雅图儿童医院等多个会员机构,在全美覆盖超过450家医院。委员会成员在各地积极参与气候变化倡导和实践工作。近期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签署了美国最严格的气候法案,要求加州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相比于1999年的排放水平降低40%,而卫生行业气候委员会成员,Dignity Health,就是这一法案的主要支持者之一。2014年12月,卫生行业气候委员会成员在白宫会见了美国政府官员,并发布了帮助卫生机构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工具和信息。

 

践行绿色卫生联盟(Practice Greenhealth) [2]

        践行绿色卫生联盟是一个非盈利会员制组织,为卫生机构开展环境管理工作提供支持,致力于建立环境友好的可持续卫生服务,为患者及卫生工作者创造健康的就诊和工作环境。具体工作内容包括减少固体废物、降低能源消耗、淘汰有害物质和建立绿色采购政策等。它为卫生机构提供技术信息、工具和培训,开展评奖活动并组织行业交流。联盟每年召开一次清洁医疗大会(CleanMed),组织卫生行业及卫生部门上下游行业分享绿色医院最佳实践,探讨绿色医院发展创新及合作。每年有近千名卫生行业从业者参与这一大会。

凯撒医疗集团

        凯撒医疗集团是上述两个联盟的主要机构成员。凯撒是一家大型私立非营利组织(Private and non-profit organization),同时提供医疗保险和医疗卫生服务,凯撒医疗集团下属有38家医院,采取会员制运营模式,会员通过每个月交一定数额的保险金,来享受凯撒提供的健康及医疗服务。一般情况下,凯撒只为其注册会员提供服务。这种服务和付费模式也就意味着,会员发病越多,医院的花费越多,集团保险部门的理赔支出就越多,这样集团总体的财政情况就会趋于不良。所以医院会采取包括健康管理在内的多种方式帮助会员尽可能减少疾病发生率,并在治疗环节以质量优先,尽量避免过度医疗和过度用药,从而有效控制集团下属医院在治疗疾病方面的花费。在访问中,我们了解到凯撒在疾病预防和健康管理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包括开展社区服务,改善会员的生活环境,每年投入到社区服务的资金约占总收入的4%[3] 。此外,凯撒医疗集团还斥巨资更新信息系统,使病人的档案管理实现电子化,为会员开辟网上视频就诊和与医生邮件沟通的通道。这些措施在有效节约医院运营成本的同时也减少了医院的生态足迹。
        同时,凯撒还开展了一系列节能减排措施,并设定了到2020年减少30%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凯撒医疗集团奥克兰医疗中心的环境管理经理Jacqueline Erbe女士提到,在开展某一项环境管理项目之前,他们会进行投资回报率分析,确保项目长期可以为医院节省开支。据Erbe女士介绍,2016年,奥克兰医疗中心的节水工作实现了每年节约超过2.5万美元,节能工作带来每年超过25万美元的资金节约,通过购买回收再加工用品节省了超过15万美元,另外,垃圾处理服务减量额外节省了3万美元。[4]

甘德森医疗集团[5]

甘德森医疗集团位于美国中部,下属医院主要分布于威斯康星州、爱荷华州和明尼苏达州,共有61家诊所和6家医院。他们在节能和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从2008年开始,经过6年的努力,截至2014年甘德森医疗集团成为美国首个淘汰所有化石能源使用,其采暖、电力和制冷全部来自本地可再生能源的医疗机构。2008年至2009年期间,甘德森在节能措施方面投入了200万美元,而这些投入带来的节约收益约每年130万美元。不仅是大医院,集团下属的一些小型诊所开展的节能措施也取得了每年超过2万美元的节约收益。甘德森医疗集团高级副总裁Mark Platt先生在他的发言中提到,“我们并没有特意成为最环保的卫生机构,我们的目标是使我们的患者呼吸到更好的空气,控制我们的能源成本上涨以及帮助我们的地方经济发展”。

 

绿色医院发展驱动力

        综合分析美国各卫生机构的环境管理行动可以发现,推动这些行动产生的动力大体来自:机构声誉、同行压力、节约开支的内在需求和企业社会责任。美国卫生领域已经形成了一个绿色发展的氛围,医院对绿色、可持续发展相关的评奖和联合行动有较高的认可度。各医院,尤其是大型知名医院希望在环境管理领域领先于或不低于其他同行。同时,卫生机构的绿色发展也带动了一系列相关的科研、教育、社区和国际交流活动,进一步扩大了其影响范围。美国有很大一部分医院是私立医院,他们也可能更关注自身的支出和运行成本,所以在节能和减少废物处理费用方面有较强的兴趣。而且,多家医疗机构都将改善社区健康和福祉作为自身的使命。

        此外,各大医疗集团和医院也设有专门的部门负责环境管理工作,这些部门在保证医疗服务环境和质量、节约成本的同时,对参与外部相关活动有较高的积极性,在医院开展可持续发展工作的个人也能从他的工作中获得成就感。例如,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中心的营养和食品服务采购经理Luis Vargas先生,他参与制定实施了该医疗中心的很多可持续食品服务计划,他一直希望开办一个可持续咖啡馆。虽然可能面临成本太高、顾客较少的问题,但他仍然很有信心和激情地筹划建立一个全美首家可持续咖啡馆。

 

结语

总的来说,美国的绿色医院发展多为民间自发性行动,医院、非政府组织以及科研机构的参与都起到了积极的推动和支持作用。这一发展模式与美国的政治、文化和医疗卫生体系构成都有直接关系。美国联邦政府关于医疗卫生的关注焦点目前还主要集中于全民医疗服务保障和降低医疗成本等方面,并没有一个由政府牵头的全国性的绿色医院发展规划。而且,美国的各州和各部门都有很强的自主性,联邦政府驱动下的由上至下的行政命令式的绿色医院发展规划并不一定能行得通。

        美国的医疗机构主要包括公立医院、私立非营利医院和私立营利医院,医疗保险一部分来自政府为老人、低收入等人群提供的政府保险,其余多由商业保险提供。美国多元化的医疗服务体系构成也导致了它很难形成统一的绿色医院发展模式。

 

尾注:
[1]Eric Lerner, Health Care Without Harm. The U.S. Health Care Climate Council (presentation), presented at U.S.-China Health Care Climate Leadership Roundtable on Sept. 20, 2016.
[2]Practice Greenhealth, https://practicegreenhealth.org
[3]John Vu, Kaiser Permanente. Kaiser Permanente Total Health: Beyond health care (presentation), presented at Kaiser Plaza on Sept. 22th, 2016.
[4]Jacqueline Erbe, Kaiser Permanente. Kaiser Foundation Hospital-Oakland, Incorporating environmental stewardship into operations (presentation), presented at Kaiser Foundation Hospital-Oakland on Sept. 22, 2016.
[5]Mark Platt, Gundersen Health System, Sustainability and the Health of Our Communities (presentation), presented at U.S.-China Health Care Climate Leadership Roundtable on Sept. 20, 2016.

 

作者:姜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