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件估值和环境公共品价值:神经科学家可以做什么?

估算环境公共品的价值是环境政策决策过程中的一个难题。例如当我们面对上图所示的四种“事物”做出选择时,主要参照的是事物的价值。水果和绘本都是市场类 商品,它们的价值是显然的,且体现在针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价格上。而另外两种事物:湖边公园和学校演出,一个是环境公共品,一个是社交活动,它们的价值都 是“非显性”的,如要估算,则需要特定的方法,目前环境政策研究者常用的方法是“条件估值”(Contingent Valuation, CV)。CV可以评价具有非显性价值特点的、有实用价值的事物或“商品”,环境公共品是其中之一。关于使用CV估算环境公共品的方法也有不少争论,本文简 要介绍一篇文献,讨论在评价环境公共品价值的研究中,神经科学家(Neuroscientist)可以提供怎样的帮助。

条件估值与环境公共品

包括国家公园,清洁的水和空气,以及生态系统服务的环境公共品为人类社会提供着不可替代的价值和益处。由此来说,环境公共品具有商品的属性,即具有使用价 值。但是环境公共品都是典型的“非市场”商品,即没有一个显明的市场价格来确保其顺利进行交易。而且,环境公共品对当代人和未来的世代都具有价值,这种跨 越世代的特性使环境公共品难以被视为市场类产品。然而在现实社会生活中,环境公共品被损害的情况却是层出不穷,例如空气污染、森林被大规模砍伐、生物多样 性减少、石油泄露导致海洋生态污染等。面临减缓环境公共品损害带来的影响,人们又不得不评价环境公共品的价值,借助法律或者经济手段补偿损害,恢复环境公 共品的服务功能和价值。

条件估值作为一种陈述性偏好评价方法,旨在展现受访者对非市场商品的意见,以提问的方式尝试揭示人为设定的所谓“商品”的货币价值。从而帮助决策者了解公 众里有多少人愿意为某一公共品或者某一政策买单。这种方法与评价市场商品所使用的显示性偏好的方法不同,显示性偏好方法通过观察有影响力的行为来决定价 值,如市场交易和消费者选择。由于显示性偏好的方法绑定了观察者的行为,所以无法使用这种方法来评估公共品价值。条件估值已经在欧美发达国家资源损害评估 过程中得到使用,用来确定大型环境污染事件后的资源受损程度,如2010年英国石油(BP)墨西哥湾漏油事件。

研究假设

就环境公共品来说,当用条件估值来评价时,究竟与人们对其他商品的估值的过程有多大不同,一个来自纽约大学的跨学科研究团队利用神经科学研究方法,借助大脑 成像数据,比较被测试人群在面对不同商品时的大脑活动特点,加深了我们关于人们在环境公共品估值与其他商品估值差异的理解。 [1]

此项研究假设“与主观评价相关的大脑部分的神经信号也与环境估值相关”。神经生物学家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fMRI),在人们大脑内的两个特异位点,发现了人为设定商品价值的决策行为与血氧水平依赖(BOLD)之间存在相当稳健关系。这样的相关性,在多种类商品和多种行为的条件估值评价过程中被观察到,这些评价既包括了陈述性偏好估值研究,也包括了显示性偏好估值研究。因此,可以假设说,所有的人类估值都可以在人类的大脑活动中反映出来,并反映在上述两个特异位点。

研究目的

纽约大学研究的目的是确定当评价环境建议(一种环境公共品)时,受试者是否也在建立估值方面产生了与大脑活动相关的偏好。研究者旨在将这一经典结论与环境公共品的主体估值和任何与其相关的神经关联相比较。研究中比较的商品有四类:休闲食品消费品(如图书)社交活动(如音乐演出)环境建议(如清理湖泊、保护河流)

研究发现

研究发现,稳健的和可复制的相关性在个人社交活动、休闲食品和消费者的估值中被观察到。然而,大脑活动和环境建议的条件估值之间关系的证据却没有被发现。令 人困惑的是,由环境产品引发的大脑特定区域的神经活动,低于由休闲食品引发的平均BOLD活性。这些结果表明,环境估值(由CV衡量)与神经活动的关联, 和其他产品的估值过程是不一样的。

结语

与环境公共品(如环境建议)等主观估值相关的神经活动,和与其他商品或偏好相关的神经活动有着显著的差别,纽约大学研究团队的这一发现有助于我们更深入理 解环境公共品对于人类的价值,可能对于设计更为平衡和全面的环境公共品估值方法有相当的意义。当然,正如报告主要作者纽约大学的Mel W. Khaw博士在Resources for the Future研究所的一次研讨会上所提到的,此项研究仍然只是一次尝试,距离对政策制定产生直接的影响和作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仍需更丰富和深入的相关 研究来为决策提供支持。

尾注:
[1]The Measurement of Subjective Value and Its Relation to Contingent Valuation and Environmental Public Goods. PLoS ONE 10(7).

作者:赵昂、喻天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