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个国际儿童节,我们真的关心孩子们吗?——气候变化对儿童健康和学习能力的影响不可忽视

父母对孩子的关心莫过于健康和教育,然而有多少父母知道儿童的健康和教育和正在发生的气候变化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呢?2016年春由普林斯顿大学和布鲁金斯学会共同出版的研究期刊《儿童的未来》[1](Volunme 26, Number 1, Spring 2016)以“儿童和气候变化”为主题发表了一组文章,介绍了气候变化给当代和未来儿童带来各种负面影响的研究进展。

本文集的8篇论文呈现了在气候变化与儿童福利关系研究上的一些主要观点和结论:气候变化不仅对地球气候系统产生巨大影响,也对儿童的身体和大脑健康产生影 响;与当代人相比,未来世代将承担气候变化导致的更大的社会和健康负担;气候变化对较弱制度保障的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更大;减缓气候变化的成本主要由当代人 承担,但收益是在未来人口中逐渐享受,面对这样的成本和收益的“不对称”,采取恰当的政策是个难题。笔者这里扼要介绍这几篇文章的主要研究发现。

气候变化:正在影响孩子的健康和未来

气候变化科学是所有文章讨论的基础,两位作者Michael Oppenheimer 和Jesse K. Anttila-Hughes 首先回顾了气候变化科学的发展:直接观察的证据、气候演进建模和历史证据等(如勘测冰芯来寻找隐藏在其中的体现数百年前的气候特征数据),并解释了科学家 使用的预测未来气候如何变化的模型。尽管作者承认未来数十年甚至数个世纪气候变化的不确定性的确存在,但他们强调气候变化带给孩子的潜在伤害几乎是确定的。例如,未来出现极端炎热天气的频率更高,更高的气温增加与中暑相关的死亡率。

极端炎热天气对孩子的影响在Joshua Graff Zivin 和Jeffrey Shrader的文章里论述的更详细。如果考虑高湿度、疾病和污染等因素,炎热的危害更大,可能导致热衰竭等严重中暑。炎热当中,以细微可吸入颗粒物 PM2.5和臭氧为主要污染物的空气污染会加重哮喘,危害儿童心脑血管发育,带给孩子长期的健康影响。作者特别指出,高温天气对未出生的胎儿和婴幼儿的大 脑发育也会带来负面影响。长期来看,如果极端炎热天气增加,儿童大脑发育和学习能力会受到不良影响

引起自然资源分布发生变化的同时,气候变化也导致自然灾害发生频率、严重程度、时间和地域分布的变化。例如热浪、飓风发生更多、更严重,在贫穷地区的孩子受到的影响更大,例如伤亡率高、营养不良和饮用不洁净水导致的疾病。灾害对孩子精神和心理健康也有严重影响。严重的灾害也会影响孩子受教育的连续性。在应对此类风险时,作者建议发挥已有社会安全网络项目和政策的作用,例如紧急援助网络、灾害防御培训、与灾害有关的社会和商业保险等,更为成本有效。

化石燃料使用和燃烧是带来气候变化的根本原因,同时也会造成区域性的空气污染。作为代表性空气污染物的可吸入细颗粒物和臭氧对儿童的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生长发育都带来严重影响,哮喘、不规则心跳、心肺功能减弱等短期、长期的健康影响给儿童的未来蒙上阴影,减弱儿童未来发挥各种潜力的机会。Allison S. Larr 和Matthew Neidell认为,尽快通过转换能源系统,减少污染排放,儿童将享受更为健康和有希望的未来。

图1: 两种情境下2050年美国PM2.5导致的婴儿死亡率变化

婴儿死亡率两种情景比较 美国2050

图 片来源:Pollution and Climate Change, Allison S. Larr & Matthew Neidell, P108, in Children and Climate Change, Future of Children. Volunme 26, Number 1, Spring 2016

 

气候变化对儿童的影响在不同的国家和社会差异很大。Rema Hanna 和 Paulina Oliva 特别讨论了气候变化对发展中国家的儿童究竟意味着什么。气候变化对农业的影响直接而显著,农作物收成的起伏直接影响农民生计,轻则因为食物供应不足造成儿 童营养不良,重则家庭经济情况恶化,儿童受教育机会丧失。发展中国家的社会安全保障网络很有限,较大比例的贫困人口和脆弱的健康医疗体系,以及低效和疲弱的行政管理制度等,都使得发展中国家更难有效应对气候变化。加之发展中国家人口平均年龄低,因而儿童受到气候变化负面影响的问题更加严重。

当下与未来,孰轻孰重?

立即采取行动,全力应对气候变化,必将对未来的儿童的健康和成长带来巨大的收益,但必然面对花“当代人的钱、造未来人的福”的决策困境。Simon Dietz, Ben Groom和William A. Pizer 三位学者认为,面对这个决策难题,福利经济学常用社会贴现率(Social Discount Rate, SDR)来弥合当代和未来的福利差异。经济模型一般认为,100年后的1美元在当下的价值相当于5美分,即SDR为二十分之一。这是基于未来社会比现在的 社会更富有的前设。应对气候变化是一个典型的解决代际福利巨大差异的公共政策问题。决策者能否超越福利经济学关于社会贴现率的捆绑,赋予未来社会,或者说我们的子孙的福祉更高的价值呢?三位学者认为可能有三种原因来支持这样的观点。首先,人们难以在一个正确的贴现率上形成共识,社会偏好确实在变化,对这些偏好变化的注意,或者基于对人群行为观察而提炼的数据,都能够帮助我们增加对未来的重视程度。其次,人类社会或许已经错误地估测着未来气候变化的影响,特别是对环境美学和生物多样性方面的影响。第三,人类并没有恰当的估测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的突发和灾难性结果的风险(如造成人口大规模减少)。这三点都是提醒决策者应该提高对未来社会利益的重视程度。最后,作者也承认,评价未来人类福利的选择常常令人认识到,这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伦理问题,许多决策其实是对社会偏好做出回应,而社会偏好终究很难从数据和理论中推导出来

Joseph E. Aldy 在最后一篇文章,讨论了在美国的政策实践中,如何代表未来社会的人群采取行动。任何政策都无法摆脱既有的制度框架。面对有利于未来的气候变化政策,化石能 源商业利益不会轻言放弃,他们会充分利用现有制度所提供的各种机会,维护自身利益。而那些新兴商业利益,拥有低碳技术的弄潮儿,他们又想摆脱现有制度框架 的束缚,改变世界。作者认为,合理而现实的政策选择对利益彼此对立的群体的诉求要兼顾,可以考虑设计近期可以看到收益的政策方案,一方面帮助化石能源产业减少损失,一方面推动新兴低碳产业增加政策话语权。美国的政策实践经验也说明,运行了两百多年的政治制度,其中也包含了一些机会,我们可以利用起来为我们的孩子、为未来世代争取利益。

结语:应对气候变化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个伦理问题?

气 候变化对儿童身心健康的影响不再是未来的情景,而是“现在进行时”。观察个体决策和行为,几乎在所有的社会,我们可以看到,在保护孩子的健康和维护他们受 良好教育的权利方面,父母似乎都是甚少犹豫,全力以赴,这或许也可以称作一种“人性”,抑或普世价值。但是,本文所介绍的文章让我们看到,这种“人性”或 者价值在指导个体行为和决策方面卓有成效,但在解决类似应对气候变化这样的公共政策时,却似乎无从着力。然而,当人们意识到,曾经认为只会发生在遥远未来 的糟糕事情就在当下或者身边侵蚀着儿童的身心健康时,也许比较成本收益的算盘会让位于对社会正义、环境健康和未来世代的关怀。

 

尾注:
[1]《儿童的未来》(Future of Children)旨在提供及时、客观、来自最新研究的信息,为儿童问题推动更有效的政策和项目。

作者:赵昂

分类 主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