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视的健康影响评价(二):HIA评价步骤与国内实践

本文的上篇提到了我国环境影响评价中缺乏对健康的考虑,关于人体健康的相关技术导则并没有真正颁布实施,健康影响评价(HIA)纳入到环境影响评价(EIA)已成为当务之急。本篇将介绍进行健康影响评价的基本步骤,并简要总结我国健康影响评价的几个案例。

健康影响评价的基本步骤

健康影响评价可以应用到不同行业的决策过程中,例如土地利用、能源、工业、交通、建筑等领域内的项目或规划,尽早地考虑健康影响会提升潜在健康收益并为决 策过程提供更好的支持。在美国,根据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的网站记录,截止到2015年底有接近280个项目已经或正在进行HIA[1]。HIA进程快慢取决于进行HIA的复杂程度,可以进行快速HIA(“rapid” HIA),也可开展广泛的利益相关方参与、数据收集以及公众咨询,取决于决策过程的需求。

进行HIA的六个步骤如下:

筛查(Screening):确定是否需要对项目或规划实施HIA,以及它对决策过程是否有参考价值?

范围选定(Scoping):制定HIA实施方案,要考虑哪些健康影响?哪些人群会受到影响?

评价(Assessment):识别当前的健康影响,预测潜在的健康影响。所选决策会带来哪些改变?

建议(Recommendations):识别能够保护健康的行动。所选决策是否能促进健康?

报告(Reporting):将评价结果进行传播和沟通。谁需要知道HIA的结果?

评估(Evaluation):监测HIA带来的影响。HIA是否带来了改变?

健康影响评价(2)

Source: Edward J. Bloustein School of Planning and Public Policy at Rutgers University, http://njhic.rutgers.edu/what-is-hia/

国内的健康影响评价实践

由于健康影响评价或者说人体健康的评价并不是当前环境影响评价的强制要求,所以也就不能作为项目的前置审批条件,我们对目前已有的少数几个建设项目健康影响评价的应用状况进行了简要的总结。

对于人体健康影响进行评价的案例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仪征化纤厂工业联合公司和三峡大坝水电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中包括了人体健康部分[2]。 仪征化纤的健康影响评价主要是由江苏省疾控中心、南京大学、华东水利学院、扬州疾控中心、仪征环境监测站、仪征气象局等机构共同开展,对附近地区的 4200名居民的健康状况进行了基线研究,包括常规体检,以及筛查和记录18种疾病,例如消化、呼吸、心血管、泌尿、神经和皮肤类疾病。同时对周围6万3 千多居民的死亡原因进行了回顾性分析。

三峡大坝项目的健康影响是由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武汉医学院、中国社科院、四川省疾控中心、中科院成都地理所和动物所联合进行评价的,主要针对水域传播疾 病,如疟疾等。这些早期的案例更多的是通过评价者自身的生物、医学和公共健康方面的专业背景,对于项目周围居民的本底健康状况进行调查,而不是遵循既有的 HIA方法和准则对项目进行全面的评价。而且进行健康评价的机构主要为学术科研机构和政府公共健康部门,缺乏更广泛的利益相关方参与。

近些年健康影响评价的案例反而非常少见,只是在国际组织参与的项目,如由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等资助,联合国环境署(UNEP )参与咨询的项目[3]会提到健康风险,但也不是进行全面的HIA。这主要是因为当前对于健康影响的评价并没有一个国家层面的实施计划、各级主管部门并没有很好地协调环境和健康方面的工作、以及环境影响评价中人体健康导则迟迟没有颁布。

对于HIA在国内发展的几点建议

总结起来HIA在国内的发展还没有真正起步,除了之前提到的政策层面障碍,还包括制度与机构设置、专业人才欠缺、缺乏有针对性环境与健康关联研究等方面的挑战,因此我们建议:

1、增强部门配合

卫生和环境部门应该更深入地开展健康影响的合作研究;同时,可以采取在环境部门设置健康专门委员会的方式,对于需要跨部门协作的人体健康评估或HIA进行有效协调。

2、特殊行业HIA先行

对于有较大的潜在健康影响的行业如石化、能源、钢铁等要特殊对待,建议设置强制进行HIA的行业门类。例如,燃煤需求强烈的行业,由于其造成的空气污染所带来的潜在健康影响不容忽视,对于拟建项目应该都要求进行HIA。

3、意识提高

项目或规划产生的健康影响通过前端的HIA会避免或至少减缓污染的发生,公众对于HIA的意识也需要提高,了解HIA应该作为有潜在健康风险项目或规划的前置审批条件,EIA中的人体健康评估应该早日实施。

4、能力培训

国内已经有大量取得认证的环评工程师,但是他们几乎都是来自于环境和工程的相关专业,大多数都没有受过公共健康培训,当前尤其缺乏是能参与到HIA中的专 业人员。这不但需要对环境和工程相关的专业人士进行健康方面的能力培训,也包括让更多的公共健康或医学相关的专业人士能参与到HIA中来。

结语

近日,常州外国语学校选址紧邻“毒地”,多名学生健康状况异常的事件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一事件也再一次向全社会敲响了警钟。项目初期对健康影响的忽 视导致了沉痛的、不可逆转的伤害。目前,开展健康影响评价还存在着上述的种种挑战,但这些困难绝不能成为忽视健康风险控制和监督的借口,因为这样的等待可 能付出的是下一代人的健康。

尾注:
[1]Health Impact Assessm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
http://www.pewtrusts.org/en/multimedia/data-visualizations/2015/hia-map
[2]Health impact assessment in China: Emergence, progress and challenges,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95925511000485
[3]Final Environmental Review of the 2010 World Exposition Shanghai, China,
http://www.unep.org/pdf/The_Shanghai_Report.pdf

作者:林佳乔、姜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