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医疗器械中的健康危害

提到绿色医院,人们常常首先想到医院的绿化环境和节能减排,虽然这些是近年国内医院开展绿色医院建设工作的主要领域,但绿色医院所涵盖的内容远远不止这些。“绿色医院”应当是一所通过不断降低自身的环境影响并最终消除其所造成的疾病负担来改善公众健康状况的医院[1],涉及医院的建筑设计、能源消耗、废物处理、有害化学品管理和食品供应等诸多方面。笔者近期有幸结识了美国凯撒医疗集团负责环境与职业安全工作的Kathy Gerwig女士,并读到她的专著《Greening Health Care》[2],加深了对“绿色医院”这一理念的认识。

Gerwig女士在全书开篇讲述了一段关于含有增塑剂的医疗器械的亲身经历。增塑剂问题在绿色医院这一大议题下乍听起来并不起眼,但Kathy的讲述却让人触动,使人更切实地感受到医院在关注医院能耗、改善就医环境的同时,也应该加强对医疗器械安全性的管理,因为这些与医护人员和病患直接接触的器械存在导致严重健康损伤的潜在风险。下面,笔者将简单介绍书中提到的医疗器械增塑剂的问题。

2001年,有报告指出,一些广泛用于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的医疗器械中可能含有一种叫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DEHP)的化学品,Kathy随同一组专家就此走访了凯撒医疗集团的旧金山医疗中心。他们整理分类了该医疗中心的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所有聚氯乙烯(PVC)器械,试图了解哪些器械中可能含有DEHPDEHP和其它种类的邻苯二甲酸盐(酯)(Phthalates)被用于PVC塑料产品中,以增强塑料的柔韧性,是常见的增塑剂。当时,美国超过四分之一的耐用的和一次性的医疗产品所使用的塑料是用PVC制成的,包括静脉输液管、血袋、手套和进食管。

DEHP能从PVC器械中渗出,进入它所盛装的溶剂或药物中,并最终进入病人体内。早在20世纪90年代,包括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内的一些机构开展的动物研究就表明,暴露于DEHP和其它邻苯二甲酸盐(酯)可能会危害发育中的胎儿,尤其是男性胎儿的生殖系统。现在,邻苯二甲酸盐(酯)是已知的内分泌干扰物,当它们与食品接触时或者被加热时,能渗入到油性食品中;它们可能引起的健康损伤涉及:肝脏、肾脏、脾、骨骼和体重等。此外,它们还有可能是癌症的诱因。

经过细致的分类、检查之后,调查小组发现,那些侵入性的、柔软的塑料医疗器械中的DEHP含量能高达总重量的80%,包括静脉输液袋和输液管、脐动脉导管、血袋、胃管、腹膜透析管等等。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本应该是最洁净最安全的地方,然而这些用于挽救脆弱生命的工具本身却可能会导致新生儿生殖和发育损伤。这次调查令Kathy印象深刻,她对绿色医院工作的紧迫性有了更深感悟。

这次调查之后,凯撒医疗集团开始寻找不含PVC和DEHP的医疗器械,并开始调查其它可能含有邻苯二甲酸盐(酯)的医用产品。今天,凯撒医疗集团已将所有静脉溶剂袋更换为无PVC和DEHP的替代品,所使用的静脉输液管都是不含DEHP的。而且,美国很多其他医院也已经开展了替换PVC、DEHP产品的项目,包括Dignity Health和Legacy Good Samaritan Hospital。

说到这,可能还会有人质疑,这些医疗器械中的增塑剂真的会进入人体并损害健康吗?那我们来看看关于这个问题的已有研究。来自哈佛大学医学院和罗切斯特大学的研究证实,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的婴儿体内含有较高水平的DEHP和其它种类邻苯二甲酸盐(酯);孕期曾暴露于高水平DEHP的母亲,其产下的男孩的生殖器官表现出明显的差异[3]。此外,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American Nurses Association和Health Care Without Harm开展过一项生物监测项目,检查医护工作者对6种化学品/族群的暴露,这些化学品都被证实与一些疾病有关联并被广泛应用于卫生领域。他们检测了来自美国各地的医生和护士,发现每位参与者身体里都含有至少24种单一化学品,有18种存在于所有参与者体内,而且几乎每个参与者身体里都有可检出水平的邻苯二甲酸盐(酯)。

我们常常想方设法去保护健康和挽救生命,但是如果那些用来找回健康的医疗产品本身可能损害健康,我们不免诧异和茫然。确实,科技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各式各样的新产品,在这些产品面世前,我们对它们的健康风险考察常常不够充分。医护人员具有医学的专业知识和维护患者健康的意愿,但他们很难同时具备过硬的毒理学知识和辨别力去发现类似含有过量增塑剂的有问题的医疗器械产品。问题的解决需要科研和监管部门的参与。当然,医院作为这些产品的使用者,可以通过行使购买的权利,要求企业提供安全的替代品,从而带动整个行业的改善。

作者:姜超;联系方式:jiangchao@reei.org.cn

[1] 国际无害医疗组织,《全球绿色健康医院议程》, http://greenhospitals.net/wp-content/uploads/2011/10/Global-Green-and-Healthy-Hospitals-Agenda.pdf
[2] Kathy Gerwig,Greening Health Car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5.
[3] Jennifer Weuve etal., “Exposure to Phthalates in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 Infants,”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14,no.9 (September 2006):1424-1431; Ford Fox, “Phthalates Threat: Less Boy, MoreGirl,” US News and World Report, November17, 2009, http://health.usnews.com/health-news/blogs/on-men/2009/11/17/phthalates-threa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