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地铁内空气质量:在北京难,在伦敦也很难

犄角旮旯测空气

今年8月,我们对北京多条地铁车厢内空气PM2.5浓度进行监测,发现地铁车厢内的空气质量令人担忧(监测结果请详见附录)。同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伦敦、巴黎、柏林、马德里和布鲁塞尔,地铁内空气质量如何,是否也存在着同北京类似的地铁内空气污染?2015年11-12月,我们有同事利用在欧洲各地出差走访的机会对以上城市的某条地铁线车厢内的空气PM2.5浓度进行了监测,得到以下结果。

监测方式:用Air Beam监测PM2.5浓度

监测地点和时间:

布鲁塞尔地铁2号线  (119日)

柏林U-Bahn1S-Bahn75 (1125日)

巴黎地铁4号和RER B (128日)

马德里地铁6号线和1号线 (1125日)

伦敦地铁维多利亚线 (1113日)

北京地铁2号线及6号线 (828日)

 

监测结果及说明:

图1:六座城市某个时间段地铁PM2.5浓度平均值

图1:六座城市某个时间段地铁PM2.5浓度平均值

 

 

 

 

 

 

 

图2:北京和欧洲五城市某段地铁内PM2.5浓度比较

六座城市7条地铁线路

(说明:上图为同事欧洲出差期间走访各地测量的当地地铁内空气中PM2.5浓度图片。记录图片依次为:布鲁塞尔、柏林、巴黎、北京(2号线)、马德里、伦敦、北京(6号线))
  • 监测说明:

布鲁塞尔、柏林、巴黎、马德里、伦敦年均空气质量良好,很少出现类似北京的严重空气污染情况。将北京地铁内的空气质量与这些欧洲首都地铁内空气质量相比,需要考虑不同城市年均室外空气质量之间较大差异带来的干扰(因为北京受到区域性污染影响较大)。因此我们特意选择了2015年8月28日的测量结果来进行比较,因为这一天北京空气质量处于“阅兵蓝”时期的优良状态,空气PM2.5浓度全市平均都在30微克/立方米以下,与欧洲几座城市的室外空气质量处于类似水平。之所以选择地铁2号线及6号线,是因为两条线路全线都处于地下,没有地面以上的站点,这样可以避免有地上站点对地铁平均空气质量的影响。

  • 监测结果:

据图1所示,当室外PM2.5浓度均值维持在30微克/立方米以下时,北京地铁6号线空气PM2.5浓度依然高达214微克/立方米。在同一天室外PM2.5浓度相同情况下,地铁2号线PM2.5浓度均值为73微克/立方米,地铁2号线与地铁6号线PM2.5浓度均值出现显著差异。这可能与地铁系统与地面空气交换能力、途经车站站台空气质量、隧道内空气质量、车厢内乘客多少、车厢内空调通风强弱等因素有关。

图2显示,地铁内空气质量差于室外。其中布鲁塞尔、柏林、巴黎、北京、伦敦均为首先在室外,然后进入地铁的测量值,进入地铁后PM2.5浓度均有升高,其中北京及伦敦变动最为明显,马德里测量顺序相反,首先在地铁呈现高值,出地铁后,数值下降(监测记录请详见图2)。

布鲁塞尔和柏林的地铁内空气明显优于其他城市。伦敦地铁内的空气质量虽然比北京好些,但远差于其他几个欧洲城市。伦敦地铁是世界上最早建造的,且得名于其管状结构,地铁行驶通道的空间狭小,一些线路设备老旧、通风较差。伦敦市政也在讨论如何利用清洁机车来改善地铁内环境。

北京的地铁系统都相对较新,理应应用更良好的通风设计和达到更佳的通风效果。北京6号线PM2.5浓度比室外背景值高出六倍以上,应当引起地铁运营者的警惕。抛开乘客人数多这一重要因素,运营者仍然可以在很多其他方面做出改进,例如及时更换空调滤网、降低隧道扬尘影响、保证通风设备良好运转等。同时,地铁运营者也应通过公众教育等方式帮助乘客减少在此公共空间的污染暴露程度,提醒大家佩戴口罩,用简单、有效的方式减少污染物吸入,保护身体健康。

  • 特别说明:

1、欧洲五座城市PM2.5监测记录,均为根据工作需要而乘坐地铁时而进行的测试,为某个时间段偶然测试得出的结果,并不能代表某线路的年均空气质量水平,更不能说明整个城市地铁系统内的空气质量整体情况。

2、S-Bahn75和RER B有地上运营部分,也会对监测结果产生一定影响。

 

  • 附录:

2015年8月,北京多条地铁车厢内空气PM2.5浓度监测记录(图3、图4)

图3:高峰时段北京地铁PM2.5均值

 

高峰时段北京地铁PM2.5浓度平均值_meitu_1

 

 

 

 

 

 

图4:高峰时段北京地铁PM2.5监测排序

高峰时段北京地铁PM2.5浓度排序

 
 
 
 
(说明:2015811日早高峰时段,在全市平均PM2.5浓度超过100的情形下,我们利用Air Beam监测了北京六条主要地铁线全线单程方向车厢内空气PM2.5浓度)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