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能源与气候变化政策出现转机?

2015年10月19日,加拿大选举产生了新一届政府。贾斯汀·特鲁多领导自由党取代了斯蒂芬·哈伯领导的保守党,并出任新政府总理[1]。此次大选结果甚至令经验丰富的政治分析家都感到惊讶。两个党的施政纲领差异明显,属中右派的保守党在治理中注重控制财政赤字和预防犯罪。在气候和能源政策上,保守党支持油砂资源出口,应对气候变化并不积极;属中左派的自由党主张扩大财政支出和更为积极的气候和能源政策。新旧政府在气候变化和能源政策上究竟有哪些具体的差异,本文将予以分析。关于新政府实施新的气候能源政策过程中会遇到的困难和挑战,例如财政支出压力和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的政治博弈,笔者将在以后的文章中进一步讨论。

保守党政府的能源与气候变化政策:向邻居看齐

保守党在油砂主要产区和安大略省的一些区域拥有一贯的支持基础。从广义上来说,在能源与气候变化方面,前政府专注于开发油砂资源,鼓励出口,如出口到中国和美国。保守党政府的能源出口战略表现为贸易代表团、政策宣传、监管审查及战略性基础设施项目,旨在为国家的主要出口产品开发新市场,其中包括以下两个管道项目:

Keystone XL:日均85万桶重油管道,输油至德克萨斯州墨西哥湾沿岸(项目自2015年11月4日起暂时搁置)

Northern Gateway:日均52.5万桶重油管道输油至基蒂马特(英属哥伦比亚),进而出口至亚洲和加利福尼亚(项目审查中)

加拿大其它能源出口(如向美国出口电力)主要由省级地方政府[2]推动,没有得到和油砂出口同等的政策支持。保守党政府对油砂出口的推动也反映在对一些监管条例的修订上,目的在于降低管道项目环境影响评估(EIA)的要求[3]

在气候变化政策方面,执政十年的保守党政府立场起伏不定。也许是给即将到来的大选增加胜算砝码,哈伯政府在2015年5月宣布了加拿大温室气体自愿减排目标:到2030年,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排30%。鉴于对能源出口、就业等因素的考虑,保守党政府的减排计划中没有设定关于碳排放增长最快的油砂行业的减排目标[4]。在车辆燃油效率标准和房屋的节能改造方面,保守党政府实施了一些改进,这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效仿加拿大最大贸易伙伴美国的类似政策。

很大程度上讲,哈伯政府执政的大部分时间都过于看重国内经济发展利益,而忽视了加拿大在全球气候变化应对行动中应扮演的角色,这与美国过去的气候变化政策很接近。美国奥巴马政府2014年确定了到2025年的温室气体志愿减排目标,这一举动或许对加拿大2015年5月出台2030年志愿减排目标产生了一定影响。

自由党的气候和能源政策承诺值得期待

自由党在气候变化和能源领域承诺了一些新的举措和政策,总理特鲁多指出其政府将不会寻求立即平衡预算,而是倾向于为国家做一些战略性投资,例如在可再生能源领域。

特鲁多承诺其政府“每年向清洁技术生产商投资超过1亿加元”以及“每年投资超过2亿加元用于支持自然资源领域清洁技术的创新和应用,包括林业、渔业、矿业、能源和农业部门[5]。”

一个新的“加拿大基础设施银行”将作为主要工具用于清洁技术投资,通过发行绿色债券来为项目提供资金,如大型社区可再生能源项目。

有关清洁技术的结构性激励,新的政策方向包括:

• 加强已有支持清洁技术的税收优惠(包括实施及研发)

• 政府的清洁/绿色采购行为

• 对消费者和商业产品提高能效标准

• 为节能改造提供新的融资工具

在清洁能源较为软性的承诺方面,新一届政府也将寻求“各省及地区紧密合作以发展加拿大能源战略,以保护加拿大能源安全,鼓励能源节约,为电网带来更清洁的可再生能源[6]。”

作为联邦制国家,加拿大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主要是省级政府)对环境保护(扩展至气候变化)负有共同责任。在选举之前,自由党就承诺称将“同各省共同合作来建立国家减排目标”。也就是说:联邦政府不会单方面承诺一个减排目标,而是力求完成一个代表加拿大所有省的集体承诺目标。自由党在竞选纲领中还进一步指出,各省将有机会获得“有针对性的联邦资金”,同时可“灵活制定本省政策”。事实上,许多省已在自己的辖区设立了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和体系。比如,魁北克省已建立一个温室气体总量控制与交易的体系,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则使用碳税来控制温室气体排放,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来达成目标。

结语:

对新政府来说,落实竞选承诺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财政支持能否有力、持续,在具体政策上联邦政府能否得到省级地方政府的支持,在减排措施实施过程中如何权衡不同行业的利益诉求等等,这些都是新政府必须面对的挑战。这正是检验自由党政府能否在气候和能源政策领域真正给加拿大社会带来转机的时候。笔者在下一篇文章将分析新政府落实气候变化和能源新政策面临的主要挑战。

 尾注:

[1]加拿大自由党在下议院选举中,赢得了338 个议席中的184 个,成为执政党。现任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前总理皮埃尔·埃利奥特·特鲁多的儿子)之前任职教师,后成为国会议员。

[2]在加拿大,省级政府和联邦政府共同承担能源与环境责任。

[3]http://www.cbc.ca/news/technology/new-­‐environmental-­‐review-­‐rules-­‐anger-­‐oilsands-­‐critics-­1.2252074

[4]http://www.theglobeandmail.com/news/national/ottawa–‐commits–‐to–‐30–‐per–‐cent–‐cut–‐in–‐emissions–‐but–‐not–‐for–‐oil–‐sands/article24453757/

[5]https://www.liberal.ca/realchange/clean-­‐jobs/

[6]同上

 

作者:Jean-Benoit Fournier, 磐石特约评论员

翻译:喻天晔,编辑/校对:姜超、赵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