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管理:焚烧已落伍,“零废弃”是坦途

本文已刊于《中国经济导报》(2015年9月18日),链接:http://www.ceh.com.cn/ztbd/jnjpzk/870068.shtml

 0-3-small

毛达

    有不少公众认为,日本是垃圾分类和循环利用的领先国家。其实这是一种错觉。事实上,日本大多数城市奉行的是“可燃垃圾”和“不可燃垃圾”的基本区分。201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日本以可燃垃圾为主,其垃圾焚烧处理率高达80%;不可燃垃圾或可回收物的循环利用率仅为20%左右。

    诚然,日本在社会经济和环境发展等方面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在垃圾管理的问题上,它目前仍然走的是“大量焚烧、大量浪费资源”的道路,绝不是我们应该效仿的对象。

走不同道路的欧洲

    在全球各主要经济体中,日本垃圾焚烧率是最高的,且至今为止未出台抑制垃圾焚烧的国家政策。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洲。

    来自欧盟的统计显示,2013年欧盟成员国平均垃圾焚烧率为26%,不仅没有一个国家超过日本(最高为爱沙尼亚,64%),而且4个人口大国、同时也是经济最发达的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的焚烧处理率分别为35%、34%、21%和21%。这样相对低的焚烧处理水平,并非它们的产业“落后”或还在“发展中”,而是这些国家,乃至整个欧洲社会已经渐渐明确,焚烧技术不是彻底解决垃圾问题的优选方案。

    根据欧盟委员会2008年出台的“垃圾指令”,其成员国在制定本国垃圾管理法规时,必须遵循治理方式的优先次序原则,即要以预防垃圾产生、重复使用、分类和循环利用(包括堆肥)为优选,并配套相关政策措施,以焚烧和填埋为严格控制的对象,积极限制其规模(如果规模太大,说明优选方式没有做好),设置严格的能源利用水平要求,并不断提高污染控制的行业准入标准。

    2012年,欧盟委员会又发布了“欧洲资源效率路线图”,提出要在2020年以前停止将可回收和可堆肥废弃物送入焚烧厂,并建议垃圾管理的资金支持也应遵循优先次序原则,即在循环利用一端加大投入而不是末端处理。

    丹麦是欧洲垃圾焚烧率最高的国家之一(2013年为54%),但2013年其时任环境部长向媒体表示:丹麦要循环利用更多,焚烧更少。同样,2014年法国环境部长表示:焚烧是过时技术,在废弃物收集和能源转化方面,许多技术都比垃圾焚烧环保且合理的多,所以必须通过强制手段来停止焚烧垃圾。

米兰:餐厨垃圾循环利用的典范

    可降解的有机物,如餐馆和家庭产生的厨余垃圾、花园庭院产生的园林绿化垃圾的循环利用是关系到零废弃实践是否能够步入正轨的关键。这也是区别欧洲和日本垃圾管理特征的重要指标。

    由于日本各地的垃圾分类方案基本将占垃圾总量3成以上的餐厨垃圾视作可燃物进行焚烧,被回收循环利用的占垃圾处理总量不足6%,而欧盟国家整体已经达到15%,人口和经济大国德国、法国、英国和意大利已分别达到17%、17%、16%和15%(2013年统计数据)。

    正在举办世界博览会的意大利米兰市在餐厨垃圾的分类和循环利用方面更是走在了欧洲的前列。2012年,在民间力量的推动下,米兰市政府决定在一些区域开始尝试将餐厨垃圾单独收运;此后,这项服务逐步拓展至其他区域,到2014年底实现了100%全覆盖。

    据负责米兰市餐厨垃圾清运和堆肥处理的公司介绍,经过两三年的努力,该市包括厨余和绿化垃圾在内的有机垃圾的分类收集率已高达84.7%,这也使该市整体的垃圾分类收集率从2011年的34.5%提高到51%。而且,市政部门的持续监测显示,厨余垃圾中污染物(主要是不可降解物质)的含量仅为4.54%。如此高纯度的有机垃圾经过转运和简单预处理,便送往堆肥厂堆肥,产出的高质量有机肥最终还会回馈给市民。如此运行良好的分类体系也被带到了世博会现场,让世界各国的游客有机会学习和体验。

旧金山:引领“零废弃”潮流

    与欧盟政府层面积极推动循环经济、限制焚烧和填埋政策措施遥相呼应的是目前正蓬勃发展的零废弃运动,它的目标就是垃圾的零填埋、零焚烧,通过节约、生态设计、企业责任、分类和循环利用的方式使废弃物量减少到最少,并完全回归自然和生产的循环。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特别是这个州的重要城市旧金山是全球零废弃运动的先驱。早在1989年,加州就立法要求全州各市县要通过管理改革,用10年的时间,将垃圾填埋分流率从10%提高至50%。至2002年,旧金山市顺利完成州政府设定的垃圾末端处理减量目标,又进而挑战2020年彻底实现“零废弃”,即垃圾零填埋和零焚烧。截止到去年,旧金山垃圾填埋分流率达到了72%,而且没有一座焚烧厂在建设或运行。

    便捷、高效的垃圾分类和循环再利用系统是保证旧金山市不断逼近其“零废弃”目标的保证。目前,旧金山市通过立法强制要求市民或社会单位,将生活垃圾按“可回收物”、“可堆肥物”和“填埋垃圾”进行分类投放。

    可堆肥物是整个分类体系成功运转的关键。连续监测显示,旧金山目前可堆肥垃圾的守法投放率已经达到95%以上,可堆肥垃圾的污染率则控制在1%~2%以内,全市每天收集到的高品质可堆肥物总量达700吨以上。如果北京市也达到这样的管理水平,一天可资源化处理的餐厨垃圾量应该在1万吨左右,即占垃圾清运总量的一半,相当于摆脱对3座大型焚烧厂的建设需求。

愈发清晰的全球共识

    如果说欧洲的垃圾管理宏观政策、米兰和旧金山的“零废弃”实践是一条清楚有别于日本的垃圾管理道路的话,这条道路实际已经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

    2013年,联合国环境署(UNEP)和联合国训研所(UNITAR)两大机构联合发布了《国家废弃物管理战略指南:将挑战化作机遇》(下称《指南》),目的是在2012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的共识框架下,推动并指导各国制定符合本国实际的垃圾管理战略。

    对于以零焚烧、零填埋及资源最有效利用为目标的“零废弃”理念,《指南》也给予了肯定,“许多国家的人都已经将‘零废弃’设为该国(或某些地区)在某一时间点前要完成的任务。尽管至今尚未有一个国家,甚至一座城市达到这样的目标,但没有一个国家或一座城市已经满足于它们目前的垃圾减量状态,并停下自己向前努力的脚步。每一点成功都会孕育出继续自我完善的雄心壮志。这样的雄心壮志正是废弃物管理持续发展进步的原动力”。

中国垃圾管理到底要走哪条道路?

    上世纪80年代,在垃圾处理领域,深圳市率先引进日本焚烧技术,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座用焚烧法处理垃圾的城市,也陆续带动了其他地区垃圾焚烧处理技术的发展。诚然,在那个时候,我国垃圾妥善处理的整体水平太低,加之全球社会对焚烧处理的社会、经济、环境、健康影响还认识不够,“向日本学习”无可厚非,甚至在一定时期还产生过积极意义。

    然而,30年之后,当有些国内城市仍准备重复日本垃圾管理走过的错误道路——放弃厨余垃圾循环利用,甚至想搞100%焚烧,这就将落后于时代了。因为,摆在世界人民面前的,分明有更积极、更代表未来方向的道路,它已经活生生地发生在欧洲国家,在美国的城市、甚至是日本国内的不少地方,也已得到联合国机构的认同。这条道路把垃圾焚烧放在垃圾管理优先序列的底端,必须让路给产生预防、重复使用、循环利用和堆肥;它将干湿分类作为管理底线,要通过厨余的单独投放、清运和处理,不断减少这类垃圾进入焚烧和填埋场的量;它把垃圾产生和末端处理减量,以及循环利用率的提高作为规划重点,通过设置量化目标,倒逼政府和公众真心实意地推动和实践垃圾分类,从而减少对焚烧厂的依赖。

    这条道路简而言之就是“零废弃”,它既是理想又是垃圾管理改革的路径。希望我国更多城市的领导者能在“垃圾围城”的迫切危机面前,既脚踏实地,又放眼未来,拿出进取的勇气,做出无愧于公众和时代的选择。

1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