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医疗废物处理现状及困境

2015年3月初,山东齐鲁晚报报道了济南市历城区一个医疗垃圾焚烧厂(济南瀚洋固废处置有限公司)被迫关停,济南市各大医院医疗废物无处处理的事件。据报道描述,该垃圾焚烧厂周围村民怀疑该厂污染环境导致村民恶病多发,便集体到该厂讨说法,随后日夜守在厂门口禁止垃圾运输车进出[1]。3月12日,济南市政府召开工作会议,决定要求瀚洋公司停产、停运并限期选址搬迁[2]。然而,选址何处尚无定论,村民与企业间的矛盾也仍在僵持之中。值得注意的是,村民对瀚洋公司的指控,不仅包括其焚烧医疗垃圾造成的环境污染,还有其在不具备相关资质的情况下回收加工医用塑料并排放塑料清洗污水的行为。

济南瀚洋医疗垃圾焚烧厂建于2003年,那一年发生的非典事件从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政府对医疗垃圾处理的重视,加速了集中焚烧方式在医疗垃圾处理中的应用,原本很多都是在医院后院自行焚烧的医疗垃圾被要求进行集中处理。随着全国很多地方建起医疗垃圾焚烧厂,如何采取有效措施管控医疗垃圾集中焚烧带来的环境和健康影响成为地方政府、焚烧企业和社区公众普遍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在公众环保意识和诉求不断提升的当下,如果污染控制措施实施不到位,医疗垃圾焚烧厂很可能污染环境并造成严重的健康影响。同时,我们也应该再一次审视目前的医疗垃圾管理模式和处理方式,寻求更可持续的管理策略。

1

图 1: 济南瀚洋固废处置有限公司厂区及医疗垃圾存放箱

 

我国医疗垃圾处理面临着产生量大、处理方式单一、处理设施的污染物排放监控不严等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很大程度上依赖医疗垃圾分类与管理的改善,以及垃圾处理技术和处理方式的改进。

医疗垃圾产生量大以及垃圾分类、减量管理水平低是医疗垃圾处理的主要困境之一。近些年,随着医疗卫生行业的发展和医疗机构一次性产品的大量使用,医疗垃圾增长迅速。2013年,全国共有261个大、中城市向社会发布了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信息,仅这261个城市在这一年中的医疗废物产生量就达到54.75万吨(图1)[3];另外一项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末,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数达950297个,床位572.48万张[4],按照每张床位平均每天产生1千克[5]医疗废物计算,全国每年产生的医疗废物总量达到200万吨。如此庞大的垃圾产生量,再加上很多城市是由一个或少数几个垃圾处理机构以焚烧的单一方式处理医疗垃圾,一旦发生垃圾焚烧厂停摆的情况,政府和医院在废物管理和日常运作上都将面临巨大挑战。

2

图 2:2013年各省(区、市)医疗废物产生情况(单位:吨)[6]

医疗垃圾的分类和减量工作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医院中产生的垃圾有很大一部分是和城市生活垃圾类似的低风险垃圾,约占75-90%,剩下的10-25%被认为是有害的、可能会造成健康风险;医院中有传染性的垃圾一般不超过垃圾总量的10%[7]。减少垃圾产生量必须以有效的分类管理为前提,而医院目前垃圾分类水平令人担忧。医院一般配备普通生活垃圾桶和黄色的医疗垃圾桶,并在医院张贴标识告知就诊人员将棉签等接触过病人体液的垃圾放入黄色垃圾袋中,但根据笔者走访一些医院的经验,门诊和验血室等区域黄色医疗垃圾袋既有医疗垃圾,也有纸张、食品包装等一般生活垃圾。一项在安徽省芜湖市某医院开展的调查显示,部分医务人员的分类概念不清,将非感染性垃圾,例如医疗用品外包装,混入黄色医疗垃圾专用袋内;这种做法虽然未造成疾病传播的危害,但增加了医疗垃圾处理成本[8]。在某基层医院开展的关于医疗垃圾管理和处理现状的调查也显示,针对垃圾分类存放的合格率只有45%[9]。调查还显示很多医疗垃圾是在没有消毒的情况下运到垃圾中转站处理,这就有可能造成垃圾在转运过程中可能发生二次污染的风险[10]

此外,目前很多地方医疗垃圾处理收费是按床位计算,医院产生的垃圾量与缴纳的处理费没有直接关系。如果医院提高管理水平,减少了垃圾产生量,而床位数不变,垃圾处理费并不减少,这样就不利于激励医院开展源头垃圾分类和减量。

医疗废物成分复杂,包括感染性废物、病理性废物、损伤性废物和化学性废物等等,涉及纺织品、塑料、玻璃、金属和人体组织等不同材质,单一的处理方式很难实现对各种医疗垃圾的无害化处理。针对不同类型的医疗垃圾已经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和设备被开发出来并在世界各地应用。为了减少全球二恶英和呋喃污染,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以及世界卫生组织也建议使用其它方式替代焚烧,高压灭菌可能是最广泛被采用的非焚烧消毒方式[11],此外还有化学处理技术、微波处理技术和等离子处理技术等等。

现在在国内普遍采用的焚烧手段往往会产生大量有害气体和混合物,包括盐酸、二恶英和呋喃,和有毒金属铅、镉、汞[12]。而“一套较为完整的医疗废物焚烧处理系统应包括进料系统、焚烧炉、燃烧空气系统、启动点火与辅助燃耗系统、烟气净化系统、残渣处理系统、自动监控系统及应急系统”,其中的烟气净化系统就是用来消减焚烧产生的二恶英、汞等剧毒物质[13]。目前运行的医疗垃圾焚烧厂是否都在使用有效的烟气污染控制措施、真正实现医疗废物无害化处理十分令人担忧。

有调查研究显示一些医疗垃圾焚烧厂设备老旧,废烟废气直接排放至大气中[14]。环境保护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的几位研究员曾在2012年以广东省某医疗垃圾焚烧厂为研究对象,通过采集分析该厂及周边土壤和植物样品了解焚烧厂多环芳烃(PAHs)分布特征、来源及污染程度。结果显示“医疗垃圾焚烧厂周边土壤受到一定程度的PAHs污染,16种多环芳烃在土壤中存在不同程度的检出,总PAHs含量范围为11.83-788.24ng/g,均值为236.681ng/g;研究区域盛行风下风向土壤中总PAHs含量明显高于盛行风上风向土壤中的含量,并且土壤中的总PAHs的浓度随着距离的增加呈现逐渐降低趋势”[15]

适当的管理可以减少医疗垃圾的填埋或焚烧量,避免医疗垃圾造成的环境健康影响,而这种管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医院员工的改变和严格的监督管理。区分有害医疗废物与非医疗废物,循环利用可回收材料,改进采购(减少包装、使用可重复利用产品、采用再生产品、尽可能替换含有害物质的产品)都是一些医疗垃圾减量的有效措施。国际上已经有很多机构在积极推动医疗垃圾减量和分类,倡导医疗垃圾焚烧替代方案,包括世界卫生组织[16],和国际无害医疗组织(HCWH)[17]这样的民间环保组织。解决医疗垃圾处理困境需要立足长远、制定可持续的策略,也需要社会各部门的积极参与,笔者将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探讨可持续医疗垃圾处理方式及案例。

编写:姜超

[1] 齐鲁晚报,“济南市环保局回应‘此前监测瀚洋废气排放达标’”,http://www.qlwb.com.cn/2015/0304/327948.shtml
[2] 齐鲁晚报,“济南责令瀚洋停产限期搬迁”,http://news.163.com/15/0314/12/AKLS8L3U00014AED.html
[3]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2014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2014,12.
[4] 2012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http://www.moh.gov.cn/mohwsbwstjxxzx/s7967/201306/fe0b764da4f74b858eb55264572eab92.shtml
[5] 王海青。基层医院医疗垃圾管理的现状调查。中国消毒学杂志,2011,28(1),71-73
[6]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2014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2014,12.
[7] V.A Waste Incinerators–Medical Waste, Section V: Guidance/Guidelines by Source Categories: Source Categories in Part II of Annex C, BAT/BEP Guideline, Stockholm Convention, 2006.12, 26-44, http://chm.pops.int/Portals/0/Repository/batbep_guidelines/UNEP-POPS-BATBEP-GUIDE-08-EN-2.English.PDF
[8] 余结根,李荣,刘少锋。医疗垃圾分类和集中处理的现状及对策。临床合理用药,2011,1 (1A),142-143。
[9] 王海青。基层医院医疗垃圾管理的现状调查。中国消毒学杂志,2011, 28(1),71-73
[10] 汪月华,刘小真,胡春华等。南昌市医疗垃圾的潜在危害与控制措施。现代预防医学,2008, 35(12),2216-2220.
[11] Health Care Without Harm, A comprehensive Environmental Health Agenda for Hospitals and Health Systems Around the World, http://greenhospitals.net/wp-content/uploads/2011/10/Global-Green-and-Healthy-Hospitals-Agenda.pdf
[12] Health Care Without Harm, A comprehensive Environmental Health Agenda for Hospitals and Health Systems Around the World, http://greenhospitals.net/wp-content/uploads/2011/10/Global-Green-and-Healthy-Hospitals-Agenda.pdf
[13] 韩弘,段云海。医疗废物处理方法选优对策初探。环境科学与管理,2007,5, 32(5),122-129.
[14] 牟宏霖,李仕雄。某省医疗垃圾处理现状调查研究及管理措施建议。环境与职业医学,2008,4, 25(2),217-219.
[15] 彭晓春,吴彦瑜,谢莉。广东省医疗废物焚烧厂周围土壤多环芳烃特征。中国环境科学,2013,3 3(S1):108-112.
[16] 世界卫生组织,Safe Management of Wastes from Health-care Activities, http://apps.who.int/iris/bitstream/10665/85349/1/9789241548564_eng.pdf?ua=1
[17] HCWH于2011年发起了全球绿色健康医院网络(GGHH),为世界各地的卫生机构提供交流学习的平台,共同减少医疗卫生部门的生态足迹,目前该网络在全球已有几千家医院会员。机构网址:http://www.noharm.org/
閺嶅洨顒烽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