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Vol 31 . 从三个因素看能源危机带来的改变与机遇
REEI 2022/04/01

《能源评论》音频节目


能源与气候问题深度解析,欢迎收听磐之石能源评论节目。大家好,我是赵昂。上两期的能源评论播客节目我们介绍了俄乌冲突给欧盟和东亚的短期能源安全和长期能源转型带来的影响。随着战事的推进和事态的变化,全球能源和气候所面临的问题日渐严重,特别是在俄乌冲突这样一个地缘政治事件影响下,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面临更多短期的困难和长期的挑战。今天的节目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在俄乌冲突下影响全球气候和能源战略的其他三个重要因素。

第一是中东的油气供应带来的变数。第二,我们来谈一下美国的能源技术创新政策孕育着哪些加速能源系统脱碳的机遇。第三,我们来看看消费者可以做什么,特别是欧盟的消费者在减少能源需求,从而应对能源危机这方面,工业化国家的政府和工业化国家的消费者如何采取特别的激励措施来降低能源需求,或者更好的管理能源需求,加速推进减少对油气资源的依赖的进程。

好,我们来先看第一个要素。截至2021年的数据,全球每天的石油消费是9,800万桶,最大的产油国是沙特。沙特阿美作为最大的石油公司,它的市值高达2.3万亿美元,仅次于苹果。这个公司日产石油高达1,280万桶,全球占比仅这一个公司就占到13%。我们看到另外一个国家是主要的液化天然气的生产者,是卡塔尔,非常小的一个国家,那么它的最大的能源公司叫卡塔尔能源,每天生产约400万桶石油当量的液化天然气。目前来看,中东的油气生产国并不计划大规模增加油气供应,前段时间他们已承诺增加每天40万桶产量,其实这是非常象征性的,跟一天全球需求接近1亿桶的石油总量来比,确实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而且对油价的影响也非常有限。很多国家包括美国、欧盟一些国家,还有像韩国也在将自己的石油战略储备释放到一些到市场,但仍然对全球的油价影响是非常有限的。

当最有潜力增加产量的地方,不能弥补俄罗斯油气供应减少,或者是西方国家主动减少进口俄罗斯油气对欧盟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的影响的时候,这么高油价其实会在成本有效性方面给替代能源带来机会。这是怎么说呢?就是当油价越来越高的时候,去开发其他的一些能源或者新的能源技术就变得有利可图。而当油价很低的时候,其实市场肯定还会倾向于用成本更低的能源形式。

这里我们其实特别要说一下小型模块化核反应堆技术,因为这种技术的话最近也是被关注的比较多。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判断,目前全球有大概50个类似的项目在进展当中,包括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和俄罗斯都在尝试开发和推进。这种在上个世纪中叶就已经在提出来的这种技术,这种技术很有可能在2030年之前实现商业化规模应用的程度,这样的预期当然会给全球气候变化应对带来一种激励。而在全球化石能源供应成本大幅上涨的这种巨大压力下,开发这种低碳技术似乎显得正逢其时或者机会难得。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待会我们再介绍美国的能源技术创新的时候,还会提到其他的一些技术选项。我们下面花一点时间来看一下,这个小型模块化核反应堆究竟目前处在怎样的一个开发阶段?

它的一般装机容量是在30万千瓦,跟一个标准的核反应堆或者是核电站的装容量相差很大的,一般一个标准的核电站的桩容量达到150万千瓦,而小的模块化的核反应堆它的造价是很低的,大概是24亿美元,而建造周期按照现在的预期来看,是4年左右就可以完成。这样的成本估算和建造周期听起来很吸引人,对吧?因为核电站的建设周期长,建造成本难以估计,往往是我们都知道的对核电站批评的一个非常明显的声音。但是小型模块化核反应堆真正实现商业化运作也不是没有挑战。目前来看的话,最关键的挑战之一是叫监管的审批,因为新的技术需要政府部门通过审批来允许他去做。现在为了让审批变得简单的话,一个主流的技术还是用轻水与反应堆的同样的技术路线,去将它的建造变成模块化,变成小型化。

美国正在建造的一个模块化反应堆,仅在通过政府审批过程上就花掉了好几年时间。目前的一个项目的话,它的建造成本也从2017年时候估计的大概36亿美元,到2020年已经增加到了61亿美元,快增加了一倍。当然随着战争疫情等因素,促进能源成本供应的这种升高,成本逐步攀升的新型核电站似乎在未来也可能带来更高的回报,因为我们看到电价是在上涨的。当它投入运营的时候,它卖出了电的成本也比之前刚开始预计项目的时候要高很多。所以从成本和投入和回收的角度来看的话,也许成本上升的核电站将来并不是会一定会亏本,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估算。

技术在应对能源危机和气候变化方面的确有非常重要的角色,刚才给的小型模块化核反应堆就是一个例子。下面我们来看一下美国拜登政府在推动能源创新政策方面,是否可以帮助全球实现更快的能源转型。拜登政府加大了对美国能源部的支持力度,还专门设立了负责能源创新的副部长级的职位,加大了对于研发的支持。比如美国能源部下属的17个国家实验室,他们都有更多的资金的投入。他们在推动能源技术创新方面还是非常有能力也很有成效的。

美国设定了面向2030年的三大技术推动目标。第一个是面对氢能,因为氢能的话,目前在工业生产,对于将来的长途运输,还有甚至航运可能都有很大的应用前景,而氢能目前的制造成本是很高的,美国目标是定在2030年将氢能的制造单位成本降低80%,这是第一个。第二个的话它要推动大规模联网储能技术的发展,因为离网储能技术可能现在已经有了很多的进展,但是联网的储能技术对于未来电网的稳定,更大规模的使用可再生能源非常重要,而它在方面也希望在10年内使它的技术的成本下降90%。第三个是直接空气捕获,用这种技术将空气当中二氧化碳直接抽离,然后捕获,然后埋藏。目前这个技术当然是很昂贵的,还在试验阶段,希望在10年之内这个技术能发展到成本可负担也可大规模商业推广。

鉴于美国在能源技术创新方面仍然具备人才和一些规模的优势或者是研发的优势,如果配合类似欧盟的政策支持,就是欧盟的积极的气候政策,有助于创造能源转型气候应对的需求。另外一方面它也可以吸收中国的经验,推动稳定长期的产业激励政策,这样可以加大技术和市场供给,这样气候减缓的技术和能源市场就可以快速增长。美国的市场如果增长的话,它作为一个仍然是最大的经济体,那就会为全球能源转型带来更大的机会。

有观察家认为面临国家安全、供应链战略管理和气候危机应对等三大挑战,美国国内的政策势头有可能走出气候变化应对的这种鲜有作为的困境,就是因为两党相争。当然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欧盟是可以在享受中国大规模制造带来的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的收益之后,继续从美国的能源创新方面获得更深入的脱碳支持,从而完成可能在未来20~30年内能源转型最艰难的这样的一些任务。当然可再生能源方面,欧盟的很多国家,包括丹麦还有德国也是在技术推进方面做出了很多的贡献,比如风电,我想这方面的话可能对于目前三大经济体来看的话,美国的后来的加入可能对于全球的能源转型可以提供更多的动力。

那么节目的最后我们来看一下无数的消费者个体如何在应对能源危机方面有所作为。我们先来看看过去能源危机来临的时候我们看到过什么,有什么经验可以让我们借鉴。比如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石油危机重创发达国家的经济,民众当时还是采取了一些节约能源的行动来应付困难。比如说少开车,那时候高速路上也有了车速的限制,因为车速的限制可以帮助汽车在高速路上行驶的时候减少油耗。另外一些城市每周一天设置无车日,倡导步行。而法国政府当时就要求公共建筑冬天的室内温度最高是20摄氏度,不能再高了。而现在欧盟这些国家在冬天的时候室内温度平均一般都是22摄氏度,比那个时候高两摄氏度。甚至我们很难想象在电视节目广播的时间方面,当时也做出了一些努力,比如说一些电视节目广播到晚上11点就停止了,当然这可以起到省电的目的。

站在今天我们其实有点难以想象,这是发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欧洲。当然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的一段时间,民众在使用电或者是能源方面,其实还是有过类似的这种经验的,就是停电或者是间歇性供电,或者是冬天的时候室内的温度就比较低,因为能源供给不是那么足,所以大家可能在屋里面还要穿比较厚的衣服。这个说的是比较久的,上个世纪70年代,我们将时间拉近一些看一看我们的近邻日本。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日本大规模的被迫暂停了核电站的运营,其实带来了短期能源供应的问题。当时的日本民众其实反应也是令人刮目的,比如他们也是回应政府面临的困难,比如说要在铁路运行方面降低铁路运行的速度,这样的话电气化铁路它的耗电就会减少。另外,民众的话是减少空调的使用,即使可以忍耐一些温度高或者不舒适,但是可以减少电力消耗。另外企业也推行轮流上下班的时间,从而来节省企业对能源的消耗。

能源需求管理无论是政府的政策还是公众的自发行为,都在应对能源危机当中有作用可以发挥,这点毫无疑问。对于当下的欧洲所面临的俄乌冲突带来能源危机,国际能源署专门发表研究,指出消费者如何可以给予支持,这是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数据了。第一个就是说冬天室内气温每降低一度,比如说现在是22℃降到21℃,每降低一度它可以减少接近100亿立方米天然气的这种消耗,这是非常大的一个能源消耗。100亿立方米,当然指的是全欧盟的建筑物里面的温度都降低1℃。第二个的话其实对于高速公路上如果是最高的车型的时速从120公里降到110公里。就是降低时速10公里每小时,这样的话可以减少整个欧盟汽油消费的15%,这是非常大的一个变化,就是说我们不需要追求那么高的速度,这样的速度降低一点,其实这个可以少耗油很多。第三个的话就是在疫情下居家办公也证明是可行的,如果我们将每周有一天居家办公变成一个固定的要求,那么通勤也尽量使用公共交通系统,而且周日实行一些城市里面实行无车日,大家尽量的步行或者自行车出行,这些措施加起来,有分析者认为欧盟可以减少1/5的进口的俄罗斯的石油,所以这也是非常大的一个幅度。

当然已经习惯了舒适的这种欧洲公民,是否还有可能通过控制消费来减少能源。中国有一句老话叫说“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就当我们享受了舒适生活的时候,要想变得更简朴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一方面,欧盟成员国还纷纷拿出公共资金,通过冻结电价或者其他方式,直接补贴的方式帮助公众来应对日渐增加的能源消费支出。另外一方面,我们的确还没有看到有明显的大规模的民众自发的行为来提倡减少能源消费来应对危机的。

也许各国的政府首脑和决策者是时候来提醒选民来尝试做一点什么了,其实不由得让我想起1961年美国新任总统约翰肯尼迪在就职演说当中说过的一句名言,“不要问你的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自己的国家做什么”,有点拗口,但是意思非常清楚。面对数十年不遇的这种能源危机,我想不仅是欧洲人,应该是每个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可能都应该深思一下肯尼迪的这句提醒。究竟我们每个人是不是可以在这样的一个契机下,去重思我们的这种生活方式或生活的这种惯性来做一些调整。可能我们这种由下至上的大众的这种累计的这种调整,也许就可以给能源需求带来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可能就会不仅可以帮助能源转型,也可以帮助可能应对一些能源危机。最直接的就是减少我们的能源支出,对每个人的这种经济福利或者生活水平虽然有一些影响,但是都是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好,我想本期节目就到这里,如果您对我们的讨论内容有不同的看法或者意见,欢迎我们联系。如果您身边也有关心气候变化和能源转型议题的朋友,也别忘记将我们的播客分享给他们。我们每周五都会更新节目,无论是能源评论还是海外智库能源与气候报告解读栏目,希望你能持续关注我们的节目,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