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Vol 09 . G7峰会如何让全球携手共度气候与公共卫生难关?
REEI 2021/06/23

《能源评论2021》系类音频节目


李颖:
大家好,欢迎收听本期能源评论节目,我是磐之石的李颖。今天的播客节目将由我和我的同事赵昂和伊人共同为大家呈现。


赵昂:
大家好,我是赵昂。


潘伊人:
大家好,我是伊人。


李颖:
本期节目我们将主要聚焦在七国集团峰会这一热点事件中。在本期节目开始之前,我们首先回顾一下上期节目的主要内容,上期节目赵昂和伊人一起分享了关于哥伦比亚大学能源峰会上的一些观察,这其中就包括IEA近期发布的最新报告,以及各个国家能源发展的一些讨论内容,也包括了传统企业对于能源转型的意见和看法,还有他们的一些行动。内容可以说是非常丰富,我们也是分两期解读节目详尽解读了IEA所发布的这份2050年净零排放的报告。如果你对以上内容感兴趣的话,可以回听我们的两个音频专辑或者直接访问我们的官网,查看往期音频的逐字稿,那么我们下面正式进入今天的讨论话题当中,也就是七国集团G7峰会。首先赵昂你能不能简要介绍一下G7和这次峰会的一个背景?


赵昂:
那么七国集团的话它是政府间的一种政治论坛。由西方最发达的7个国家组成,当然传统的西方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还有加拿大。当然第7个成员国他是日本,他是一个东方国家,但是也是一个工业发达国家。这个集团并不是一个以条约为基石的集团,它并没有常任的秘书处或者是办公室,它的成员国也是轮值来去主持每年度的政府之间的首脑的峰会,那么它所代表的就是说是一些价值取向也好,或者是传统或者是经济治理模式、政治治理模式比较接近的一些国家组成在一起,为了应对不断出现的一些全球性挑战。最早的话它的雏形是来自于5国,最后又发展成6国,最后到7国。

1975年的时候,当时出现了这种席卷全球的这种石油危机,还有一些这种国际金融体系的震荡,所以这些发达国家就会认为有必要在一起来讨论如何应对一些全球危机。过去应该说快半个世纪了,从75年到现在,七国集团的一些作用还是在一些应对全球议题上有所体现。比如说应对一些隔了一段时间会发生的金融危机,包括08年金融危机,当然七国集团最近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也还是表现出非常积极的这种态度,所以2015年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也跟七国集团的努力有一些相当的作用。当然也有很多批评意见,那么对于七国集团认为他们还是有一点小圈子化,并没有对成员的范围有所扩大。但是七国集团在面对全球化深入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看到无论是中国的崛起,还是更多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的提升和在国际舞台上决策影响力的提高,七国集团可能也有所反应,反应的表现之一就是说后来又出现20国集团,除了这7个国家以外,还包括很多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大的经济体的代表,所以这个也是比较典型的七国集团回应一些批评声音可能带来的一个结果。


潘伊人:
对,今年这个峰会它其实意义是非常巨大的,因为首先它是在全球经历了我们大家都了解了疫情以后的第一次的线下峰会,去年在线上举行的,这个也是两年多来各国领导人第一次面对面坐下来进行这样的一次会谈。还有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这是美国新任上任的总统拜登,在当选美国总统以后,他参加的第一场峰会。这次峰会它气氛就与往年的特朗普在任的时候参会的时候的气氛就非常的不一样,7国领导人都非常欢迎拜登的到来,也是把美国又重新推到了7国的领导国家的这样的一个位置上。各国的领导人都认为拜登将比于特朗普来说,是更加能够好说话,更加寻求全球性合作的这样的一个领导人,跟特朗普当年的这种美国为大这样的一个政策还是挺不一样的。


赵昂:
对,特朗普当时竞选的时候他的口号之一就是“美国第一”,他认为美国人自己的问题太多了,先要解决自己的问题,把这些优先序放在美国第一,所以他在对全球多边主义、国际合作这样的一些议程方面就会被特朗普忽视。那么民主党一贯以来是支持更多的国际合作,所以拜登的第一次的参会也是给大家可能带来一些所谓融洽的这种氛围,虽然我们在G7会上看到感觉是很融洽,至少从对外媒体的报道来看,但是底下里面还有不同的声音,后来他们又到欧盟的总部布鲁塞尔去开北约的峰会,但是我相信虽然总体宣言上来看,七国有很多的这种共识,但还有很多具体问题也会有分歧。再过几个月G20的会开,因为我们看到无论是疫情还是全球经济,还是一些新的地缘政治竞争的一些情况的出现,都会使得在年份召开的一些国际大的经济体的领导人的这种峰会会有很多看点。


李颖:
对的,可以看到参与这次峰会各国首脑所讨论的话题,也是非常聚焦于我们现在所急需解决的问题,刚刚赵昂也有提到。从这次峰会的会议安排就可以看出来,首场会议其实就是聚焦在全球新冠疫情的情况,那伊人你能介绍一下这次峰会就这个问题都讨论了什么内容吗?


潘伊人:
好的,这次峰会作为相当于后疫情时代的第一次七国峰会,他们其实讨论的最多的一个主题就是COVID疫情对整个全球的经济和健康带来的影响。美国他就领头的提出了一个提案,叫build back better for world,叫建筑美好方向的一个提案,它其实这个提案就是在帮助相对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来减少未来像COVID的一样的这种灾害,会对这些国家的冲击,包括了在他们的经济上和健康上的冲击,实质上它其实是一个帮助发展中国家增加基础建设的缺口的一个提议。但是这个提议在美国的牵头下,别的一些欧洲国家也在逐步的参与进来,他的提议的预算会发展到大概7万亿美金左右,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提案,在全球的影响力也会是一个巨大的。

这次的峰会我还是主要关注了在G7的官网上发表的卡比斯湾健康宣言。当然在全球还有大部分国家还在疫情的阴影的环绕下,公共健康自然也是被推向了这次峰会的一个最受瞩目的主题。这次峰会你能明显能看到,作为全球最发达的7个国家的首脑,他们其实对自己本国抗击疫情这次的表现都是比较满意的。而且你能看到这次峰会的照片,所有的国家领导人都没有戴口罩,而且他们也都说了,他们全部都已经打了两针的疫苗,然后他们对他们的这次研发的抗击COVID的疫苗也是信心满满。所以他们发表了一个宣言,也是针对这次疫情的防疫,包括应对措施,做了一些他们的表达,然后对以后的这种预防全球性的流行性的疾病也是有一些预测应对的措施。

他其实就把这个宣言分成了几个板块,首先他们是要预防他们希望全球联合能够预防类似的事情的发生,能够在全球的这种框架下,建造一个更有韧性的健康系统,健康系统包括了早期的这种警报,这种预警系统。当然还有监测方面,这是第二个板块,就是增加这个大数据和大数据的科技的研发和使用,帮助WHO世贸卫生组织建造一个更加有效的这样的一个预警系统,来预防和检测这类的流行病的发生。在应对方面,他们是希望建造一个能够在这种流行病危机发生100天内,能够有效的做出有效的治疗方案和有效的疫苗的这样的一个应急措施。这个应对措施也是在这次COVID的应对措施的基础上来写的这么一个条文。COVID的这次的这个疫苗从开始研发到临床结束被审批通过,大概是大半年的这样的一个时间,他们也是希望在我们现有的这种科技的情况下,能够缩短这个时间,能够给全球经济的复苏提供更多的充足的空间。


赵昂:
疫苗现在主流被欧美国家使用的这两款疫苗, m-RNA的技术研发出来的疫苗,大概是用了200天或200多天左右的时间。那就像你说这次七国集团这个声明当中,他们是设定了一个大概希望未来再出现类似的危机,要在减半的时间100天内要做出疫苗这样的一个设想或者目标吗?


潘伊人:
对,这是他们想想去设定的这样的一个目标,他们想在这个目标内做出一些能够去达到的机制和一些应急的措施。


赵昂:
现在有了这样一个m-RNA技术成功的实践,是不是我们可以这样假设,这个技术可能会成为未来快速研发疫苗的一个主流技术支持,也会使得我们之前所设想的一般疫苗的研发需要若干年,而现在变成若干个月就可以实现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七国集团领导人发的这样的一个声明,是不是也是基于医学、科学这些年发展的一个结果才建立的,而不是说他们只是一种政治愿望而已。


潘伊人:
对,因为这次的COVID的疫苗,它的m-RNA技术它也不是在200天内就发明出来的,这个技术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然后一直是在逐步的推进的一个科学技术,只是这次在COVID这次危机中,它突然一下展现出了它的效果和有效的治疗方法。然后在后面的疫苗的这种研发和推进当中,m-RNA的技术肯定会作为一个领先的技术会被多次使用。那么可能这些国家也是在他们这种已经有成功案例的这种前提下,他们觉得他们能够再通过更多的这种科技的研发,去更好的预防这类的病情的发展和这种疫苗输出的速度。然后下面一个板块它讲的就是恢复,他们是希望加强预防大型流行病的这样中长期的一个全球卫生筹资机制,他们希望全球各大金融机构,包括私营的和公营的金融机构,还有政府机构能够为公共健康出一份力,能够在这方面多加投资,然后再预防大型的流行病上面为全人类做出一些贡献。


赵昂:
谈到未来全球公共健康危机的应对,伊人也讲了很多,但是特别实际的话我看他们也做出了承诺,要在未来一年要向全球最不发达的国家,可能有将近100个国家要捐赠大概10亿剂疫苗。主要的捐赠的疫苗也就是刚才说的用m-RNA技术研发的这种疫苗。那么在疫苗捐赠方面,我们至少是在看到从疫苗研发成功到现在过了大概大半年时间,但是疫苗的主要使用还是在这些发达国家,那么经济落后的或者是收入水平低的发展中国家,他们仍然没有机会能够使用这些防疫效果更好的疫苗。我想可能在疫苗的公平方面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我想这一点是不是可能也是领导人峰会当中他们特别看重的一个问题。


潘伊人:
对,因为在传染病当中,其实我们全球的人类是一个共同的存在体,有很多国家的领导人也讨论过这个问题,你其实在一个全球的范围下,你是要把最落后最弱的群体能够都注射了疫苗,那才真正的是对这种病毒的抗击才算是成功。


李颖:
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此次峰会G7领导人的一些承诺,在疫苗方面,首先是向全球提供超过10亿剂的新冠疫苗。而且英国也是作为一个表率,他们将会在未来的数周先提供500万剂这样一个数量,然后之后也会再继续捐赠,英国将会捐赠1亿剂疫苗向全球的这些其他国家。


赵昂:
说到捐赠的数量,我好像看到美国是捐5亿,英国捐1亿,剩下的4亿剂计苗是由剩下的5个国家分别来分摊,是这样吗?


李颖&潘伊人:
嗯,对。


李颖:
我相信这也是各国携手共同面对疫情冲击,然后尽快恢复全球经济的一个好的开始。那么我们现在重新回到这次峰会内容的本身,除了全球公共健康的问题,本次会议也讨论了非常多的关于生物多样性的内容,这块内容赵昂你能介绍一下吗?


赵昂:
关于生物多样性的讨论也是很多观察家也好,或者是从事工作的人的一个兴奋点,因为毕竟由于去年疫情的影响,原本在2020年要召开的几个大的会议推迟到今年进行,其中一项就是关于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缔约方的一个大会。那么当然我从看到的关于自然系统的协定,领导人峰会当中所发的这样一个声明,也特别多的篇幅是把气候变化应对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放在一起概述的来讲怎么样在全球的协调行动下,怎么样七国集团去鼎力支持保护地球生态系统。因为在我们生态系统研究的角度来看,未来10年以气候变化为代表,以生物多样性为代表的这两个分支,可以说是影响着未来人类社会是否能够还有空间追求可持续发展。所谓可持续发展就是我们现在所使用的自然资源,不会影响到未来我们的后代在使用自然资源方面的困境,我们不是把未来人能够使用的空间都占有了。

所以关于自然的这种七国国峰会的一个声明,它从2019年达成的生物多样性的梅斯宪章说起,到今年即将在9月份中国昆明召开的生物多样性大会,所提前预热提到的领导人的大自然誓约,提到的就是说要在未来10年彻底扭转现在所面临的生物多样性衰减或者生物多样性减少的这样一个不利局面,从而能够让全球的生态系统回归到一个可以持续支持我们社会和经济协调发展的这样一个局面。当然里面提了好多细节,包括物种保护,包括气候变化下面要达到的净零排放,也包括自然生态系统服务的这种正效应。我想这个地方的话其实也特别提到了如何防止未来这种流行疾病的再度发生。

那么这一点来讲,我们看到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然后 UN的这种UNEP环境项目,这些国际机构也最近在成立了一个one health high level expert panel,一个高规格的这种专家小组,来去帮助全球去协调一个行动计划,来制止可能未来再出现类似于像禽流感、或者埃博拉病毒或者Zika病毒,和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新冠病毒导致的这种大面积的这种公共危机和对社会经济的这种破坏性影响。因为我们知道全球大概有3/4出现的这种传染性疾病都是来自于动物,所以成立的专家小组也是要防止未来人畜共患疾病的一种再次发生,我想这也是一个应对的策略,在领导人峰会当中也特别提出来是支持这样做的。那么在关于自然的条约当中,也特别提到了一些所谓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特别强调的一些原则,比如说系统性应对,比如说包容性,比如说对性别平等和少数主义边缘人群的重视,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表达这些峰会领导人,或者这些领导人所代表的这些国家的政府对这些议题的重视。


潘伊人:
对,其实你刚才说到生物多样性的这种可持续发展,让我想到了原来做过的一个小实验,这个实验其实能让我们能够想象到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它这个实验让几对父母和小孩一起来画画,然后他先让爸爸妈妈进来实验室,然后给爸爸妈妈很多颜色让他们去画一幅画,然后都画得很漂亮,有树有草有花,然后他们让爸爸妈妈请他们出去,然后他们让他们小朋友进来画画,然后他们把所有的颜料全部拿走,只给他们黑白色的铅笔,让他们来画。然后画出来的作品当然没有那么好看,因为它都是黑白,它没有别的颜色可以用,然后他再把他们爸爸妈妈叫进来,就跟他们说,其实我们现在要保护这种生物多样性,就是希望我们的小孩子,我们的下一代能够在几十年以后也能够用彩笔去画画。


赵昂:
可能我们要考虑未来在几十年之后,我们的后代仍然能看到这种海洋也好,森林里面这种绚烂的这种生物的物种的多样性,我想这一点可能是作为一个很好的融合了家庭教育代际的这种理解,很好的让可能让我们成年人去理解关心可持续发展不是一个当代人的事情,可能也是要为我们的后代人留下一些什么。我们还是回到峰会领导人的声明当中,关于自然的协定当中,他提到几个要点,我来快速的分享一下。

第一就是自然资源的合法和可持续利用,这是一个老问题了。因为我们知道经济的快速发展,全球化的进展其实给自然资源的利用带来巨大的压力。我们看到印度尼西亚的天堂雨林或者亚马逊的雨林的这种丧失的速度,都给全球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带来警醒。峰会领导声明当中也特别提到,要在今年11月份,在苏格兰格拉斯召开的第26次气候变化谈判代表大会上、联合国代表大会上去帮助推进关于森林农业和大宗商品贸易的对话。因为这一点来讲也是直接影响到这些生物栖息地的这种未来,因为如果这些贸易如果更是朝向不可持续的方式进展的话,我想生物多样性的压力和风险会越来越大。另外他们也提到对于一些补贴,特别是化石能源补贴,这种负面补贴的影响如何去改进?生物多样性里面还有一种非法野生动植物的贸易,这个是非常核心的一个议题。我相信今年9月份开生物多样性大会的时候,也会是一个核心的要点。另外的话我们最大的占地球表面最大面积的海洋,它也正在面临海洋污染,特别塑料代表的这种污染,对于海洋生态系统和这种过度捕捞的这种渔业活动对海洋生态系统的影响,所以总体来讲这都是自然资源的部分。

第二大部分,他讲到如何在经济发展当中去找到更好的方式,能够既能保证经济发展,又能够带来自然生态系统恢复或者带来正面影响的这种方法。我觉得这是一个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的。因为如果我们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的话,自然生态系统的价值常常是很难用量化的方式来评价的。所以从这点来讲的话,无论是推动多边发展银行还是国际金融机构怎么样去实践对自然价值或自然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这种考量,我觉得都是在实践当中会面临巨大的这种挑战。

我觉得这一点在第三个方面我觉得还是有一些比较实际的或者是务实的一些建议,这个建议如果能达成的话,我想对保护生物多样性和推动气候变化应对是非常有帮助的。这里面提到了是说到2030年未来10年要保护全球30%的陆地,30%的海洋生态系统,那就相当于让有30%的陆地和海洋成为保护地,能够为物种的生存带来这种很大的这种栖息地的保存和缓冲,能够为未来到30年扭转生物多样性的损失带来机会。另外还要确认2/3的海洋面积属于公海,不被国家主权管辖,从而降低它被经济开发的这种压力。我想这一点也是非常有意义的,这两点让我看到如果能真的在全球协作下实现的话,对于生态系统保护和生物多样性的维护都是非常关键的。

最后第四点就是说他希望在各国的国内计划当中,就像刚才伊人讲的,当你提可持续发展提到社会的包容性的时候,这些国家各自做的怎么样,他们肯定也会自己要去审视。那么无论是怎样做最后落实,无论国际怎么倡导,最后落实是落实在各国国内的规划和行动当中。所以最后声明当中特别提到了说,我们对保护自然系统的承诺的实施和责任要放在优先的位置。首先是要在各国的规划和政策制定实施当中,对这些承诺的实施和责任的履行要定期的核查或定期的反思检查,最后也在考虑到多边环境协议的实施方面,也要考虑他的责任和承担机制的落实。所以我想最后这一点呢也是希望能跟现有的国际机制结合起来,能使得这些倡议能在现有的国际机制当中能够形成这种推动力。这也是我看到的说在这样一个声明当中,它的一个相对来讲比较务实的地方。


李颖:
是的。我觉得这次疫情的一个积极影响,就是让我们对生物端性保护的重要性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如果像刚刚赵昂说的一些保护措施,还有行动,或者是各个国家联合起来去做一些事情,那么相信未来的这种可持续发展的环境也是令人向往的。其实这次峰会还有很多丰富的内容,比如说聚焦全球经济问题,还有外交政策等等,不知道赵昂和伊人你们对其他的内容还有哪些有意思的观察。


赵昂:
我想分享的一点就是我们会看目前这7个国家领导人在时隔两年重新回到可以面对面讨论的这样的情景下,可能他们首先讨论的是究竟后疫情时代或者是说未来的全球挑战究竟是哪些?公共健康危机我觉得它是有时间性的,它可能再过一两年时间,全球在协作方面,在疫苗供应方面,如果达到一个很好的状态的话,我想这一次公共危机应该是可以渡过难关,但是是不是能够建立起预防未来公共危机的全球治理机制和能力,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各国领导人共同努力的。那么g20的峰会是不是可以在这个基础上也能够呈现更多其他经济体或者比较大的国家的努力和投入,我觉得这个值得观察。

另外我觉得给我们看到的就是说,在面临目前的这样一个全球风险或者危机面前,特别是经济问题,特别是可能的地缘政治竞争问题,可能七国峰会领导人所释放的信息也相对来讲比较明确,也是希望尊重现有的全球治理架构或者是国际关系的这种准则或者秩序.那么肯定也会带来很多挑战,对于很多非G20的国家或者非G7的国家,他们可能有不同的意见。我觉得从这一点来讲的话,我们2021年刚刚过了一半,领导人所提到的两个重要的会议,一个是气候变化、一个是生物多样性,也相继会在下半年召开。我相信外交方面的这种议题也会不停的会出现。我对于除了我们提到的关于环境、气候变化、健康的一些问题之外,其他领域的问题的这种演进,至少从我个人来讲也会继续关注,也许可能未来会是一个有很多不确定性存在,有很多挑战存在。但是我个人希望能看到的是更多的国家能够有机会能够坐下来去沟通交流,然后减少这种误判,或者是可能的这种误解,能够维持一个全球比较稳定的和平的大的环境。毕竟我们共同面对的气候变化是不分国家的,将来气候变化如果是一个失控的状态的话,我相信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简单来说我就一定是赢家,然后我对气候变化一点都不害怕,我觉得是不会有这样的一种情况。


潘伊人:
其实我挺同意你的理解的,因为你看这次疫情的防控,还有包括全球的健康和环境的这些议题上,除了这些 G7这些大国以外,其实很多别的国家,比如尼日利亚,比如印度,比如非洲的别的一些国家,他们的声音其实也是被全球的这个专家和媒体去关注的。然后他们在整体的这种全球的影响下,他们其实承担的更多的是这些包括气候,包括疾病的这些影响的他们的国家会付出很多代价,因为他们不光是从这次疫情可能对印度的比较大的大规模的一个杀伤力,还有包括气候全球变暖对非洲一些国家的影响都能看出来。就是说这个国家在除了G7和G20的这些大国以外,这些别的国家他们的声音也是以后会越来越重要,而他们国民最后要做出的一些付出也是要被全球人看到的。


李颖:
对的,其实G7峰会今年也是邀请了一些其他的国家参与到其中,然后我看到了一个新闻就是印度其实也是被邀请了,但是有一些插曲,最终他们是拒绝了出席这个会议。今年的话会有更多的国家参与到G20峰会当中,我们也是期待今年G20峰会的时候有更多的讨论。如果你对我们节目讨论的内容有自己的看法,也欢迎给我们留言或者直接与我们取得联系。那么以上就是我们本期能源评论的全部内容,如果你喜欢我们节目的话,不要忘记点赞或者将它分享给更多的人。每周我们都会发布新的节目内容,无论是我们的能源评论,还是我们的海外智库报告解读,不要忘记准时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潘伊人:
拜拜


李颖&赵昂:
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