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 文章详情
拜登气候政策如何落地:从核心气候团队说起
REEI 2021/03/04

拜登作为美国历史上就职时年龄最大的总统,上任伊始的各种动作显示出他在筹备政权交接时已对将要推出的各种施政方案成竹在胸。入主白宫不到十天,拜登就已经颁布了数十项行政指令,其中就包括外界关注度较高的气候变化相关指令。


2021年1月27日,拜登签署了一份关于美国应对气候危机的总统行政指令[1]。确定了美国联邦政府将应对气候危机放在优先位置,并设置了联邦行政部门之间合作应对气候危机的协调机制。在措词上,拜登政府突出“气候危机”,可以看出其对气候政策的重视程度。这份指令也提到拜登在竞选时就反复强调的气候目标,如2050年实现碳中和、2035年电力系统实现净零碳排放等。


气候政策的180度转弯

这份指令对如何实现上述目标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主要涉及三个方面:协调不同部门,合理调整、安排人力资源;增加清洁能源和减缓气候变化相关技术的投资;促进应对气候危机的技术研发。

行政指令中提到美国准备拿出4.2万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投资;美国能源部也将投入1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技术研发;化石能源补贴将在2022年全部取消;淘汰煤炭是实现美国2035年电力系统净零排放目标的关键,并将在跨部门工作组的协调下合理推进。行政指令中还特别提出要重视煤炭开采和煤电社区的就业和经济复兴计划。


拜登开启了与其前任截然不同的气候应对政策,但想要落实其在行政指令中设定的目标,关键要看联邦政府各部门在气候议题上怎样协作、与气候变化相关的内阁部长级职位的人员如何安排。


启动特别工作组,开始气候行动

拜登政府新成立了美国气候特别工作组,由美国环保署前任署长Gina McCarthy担任主席,协调美国国内各个行政部门的气候危机应对工作。气候政策的复杂性需要几乎所有联邦政府的部门协调合作,这一机制安排保障了气候政策可以系统性、而非碎片式在所有部门中落实。2021年2月11日,美国国家气候特别工作组就已经召开了第一次线上工作会议,美国联邦政府各行政部门的负责人都出席,包括国土安全、能源、交通、住房和城市发展、健康和人力资源、劳工、教育、商务、农业、内政、司法部、国防和财政等[2]。参会的副总统哈里斯还强调了应对危机也必须兼顾脆弱社区或者受影响大的社区人群的就业和生计问题。


未来工作如何落实? 

老将新秀将美国带回以证据为基础应对气候危机的路径,美国未来四年气候政策落实效果怎样,我们来看看在这些关键职位上都安排了怎样的领导人?

国家气候政策顾问-Gina McCarthy

她早年在美国康涅狄格州州政府的环境监管部门担任领导工作,作为前环保署署长,在任期间协助奥巴马政府推行了清洁电力计划(Clean Power Plan)。卸任后她在哈佛大学公共健康学院执教。在被任命为国家气候政策顾问之前,她自2020年1月起担任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的CEO。McCarthy在政府、大学和非政府机构所拥有的多样而丰富的工作经验,将十分有助于她协调美国各行政部门应对气候危机的高难度工作。


环保署新任署长-Michael Regan

这位曾经在美国环保协会以及北卡罗来纳州环境监管部门工作过的黑人技术官僚在参议院职位任命听证会上表现出色,两党的参议员都表示认可。Regan在担任北卡罗来纳州环境保护部门的负责人期间,协调解决了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个煤灰(coal ash)污染治理的案例。另外,他还促使当地一家化工厂投巨资清洁它曾经污染过的一条河流。显然,他在环境质量改善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监管经验。


除此之外,他也曾创办过环境咨询公司,早年也在环保署工作过。作为美国第一位黑人非裔的环保署署长,他在环境质量改善方面所积累的来自政府、商业和非政府组织的丰富从业经验将有助于他领导美国环保署更好应对本世纪全球面对的最大环境挑战:气候变化。


能源部新任部长-Jennifer Granholm

这位前任的密西根州州长曾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与时任总统奥巴马协作对美国当时陷入困境甚至破产边缘的美国两大汽车制造企业——通用和克莱斯勒实行紧急救助,使得这两个企业能够度过危机并存活下来。通用汽车似乎在电动车发展的大势之下又焕发新的活力。(我们也一档播客栏目中专门讨论了通用汽车应对气候变化的最新行动。通用汽车锁定2035年100%零排放目标:全球电动车发展的拐点?


担任州长期间,Granholm博士特别强调美国制造业的复兴,同时积极推动电动汽车发展。美国能源部下设十几个国家实验室,在美国的能源政策、产业发展和新能源技术研发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Granholm 博士是美国能源部历史上第二位女性部长。鉴于她一以贯之对新能源的支持,有理由相信,她将在推动美国能源系统低碳转型方面有所作为。


交通部新任部长-Pete Buttigieg

Buttigieg在哈佛大学完成历史和文学本科学习后获得知名的罗德奖学金,在牛津大学学习哲学、政治和经济学。在2020年参与美国民主党总统初选的过程中成为全国性政治人物。他曾在麦肯锡做过咨询师,不到三十岁就当选为印第安纳州人口约十万的城市South Bend的市长,并在两届任期内,到阿富汗前线服役。


他对改造中心城区、吸引私人投资、改善低收入社区的就业状况等方面有出色成绩。他曾经提出过一个公私合营的项目,在布隆伯格基金会的资助下,缓解了当地一些小型企业因员工通勤困难、流失率高而导致机构运营成本较高的困境。这位年仅39岁的部长可能会把他在城市管理的一些创新做法运用在交通部门的转型上来,帮助美国解决占碳排放份额最大的交通部门的低碳发展。


气候变化总统特使-John Kerry

克里博士出身于美国福布斯家族,早年曾代表马萨诸塞州担任多年联邦参议员,之后在奥巴马总统第二任期内担任四年国务卿。克里的主要政绩之一是气候外交,带动美国积极推动巴黎协定的达成。拜登任命他为美国气候变化事务总统特使,也希望借助他丰富的外交谈判和斡旋的经验帮助美国重塑在气候治理国际舞台上的领导者地位。克里如何能够在国际气候谈判中,通过呈现美国在国内气候应对方面的绩效,力推其他碳排放大国采取更为积极的减排行动,非常值得关注。


总结:检验成效的关键四年

美国的政治安排决定了总统在推进一些政治议程或决策时,面临国会的约束和掣肘,但总统行政指令这一路径也给拜登气候政策的推进留有空间和各种可能。


从气候变化到气候危机,措辞的改变看的出拜登希望加快美国在气候政策上的表现。检验拜登气候战略和政策落实的时间短则四年、长则八年,上述这些行政部门的领导人,无论是不到四十岁的交通部长,还是年近八旬的总统特使,想必都十分珍惜这次身负重担的难得机遇。拜登的核心气候政策团队能否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给美国带来巨大变化、推动世界主要经济体更积极迈向绿色、低碳发展模式?未来四年,答案将逐步显明。



注释:

[1]Executive Order on Tackling the Climate Crisis at Home and Abroad.链接: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presidential-actions/2021/01/27/executive-order-on-tackling-the-climate-crisis-at-home-and-abroad/

[2]Readout of the First National Climate Task Force

Meeting.链接: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statements-releases/2021/02/11/readout-of-the-first-national-climate-task-force-meeting/


作者:赵昂、林佳乔

校对:李颖

以上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磐之石立场,转载请联系授权。

文章合作、授权请发送邮件至:liying@reei.org.cn